三人曾行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6-01-14 23:42:01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mdash,我们,没有,自己
热门标签:情感社区 动作游戏 赛车竞速 动作小游戏 老虎机游戏 交友网站
“在不在,”微信提示音响起,昊轩发来大大的问号。

这是他半个月之内第二次联系我。

“在啊,怎么了?”我故意冷冰冰地回答。

“我又遇到马旭了,那朵大奇葩”他好像没事人似地说,“真是的,回个家都能遇到他,那天遇到,今天又遇到——还真是阴魂不散哪。”

“唾他”上课了,趁学生拿练习册的当儿我回了一句,被自己逗乐了。

“要不然咱们打他一顿呗——咱们两个人,修理他不成问题。就算叫上叮叮当当,”马旭女朋友的名字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昊轩告诉我她常年穿裙子,脚上戴着一串叮当,“她那么大一脚链子,拽着跑不了,照样打不过咱们。”他还在絮絮叨叨,手机>一阵阵的响声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不和你说了,就你那小个子,到时候叮叮当当就把你修理了,我还得对付马旭。”我说完了这句,把手机调成静音,开始给学生上课。

一节课连着上了两个小时,下课的时候已经五点多,我拖着大包小包坐公车回学校。

上了车打开手机,昊轩的信息一下子涌出来好多,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你又回家了?”我扯着嗓门问,好像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是啊,相亲呗。”他赶紧抢我的台词>。

“知道就是,”我笑了,“又没戏?”故意逗他。

“没戏,”他入戏挺快,苦情地说对方嫌弃他没车没房,人长得不咋地。“哪像你,富婆一个,——唉,要不然你收了我怎么样,”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他又开始没正行,“反正你的愿望是娶一个男人,我呢,又刚好喜欢你的钱…”

“滚!”我的这个词代表跟文明人交谈时的“stop”。

“姐拼死拼活赚的这几个辛苦钱你都爱,你还有没有职业操守?”这样说话的自己,放在一年前应该是想都想不到的吧。“换个角度,我这么崇高的理想毁在了审美观上,我不得把自己冤死?”打断他笨嘴拙舌的申辩,我一口气说。

“好吧,那你就继续为你的理想努力吧!”他气急败坏地说,“有一天等你累死,娶了男人也享受不了!”

“哥们,你跑题了吧,”他话锋一转,我无言以对。嘲笑他逻辑思维太不好。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电波声“呲呲”地挣扎了几下就断了。

再打,不通。

一会儿他回来短信>说,在过隧道,信号不好。

下车一个人吃了饭已经将近七点,身体感觉很累,但是思维却无比活跃。于是提着行李到了办公室。

刚坐下电话铃响了。

“好啊,回来联系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我!”她在那头用超级大的嗓门喊着。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她听着我支支吾吾不知道原委,进一步用阴阳怪气的口气暗示说,“你是不是告诉某人你回来了,我是从他那里才知道。”她有些不满。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我解释说是因为他发微信我没有时间回,到下课的时候顺便给他打了个电话。

“你不是有你的阿翔哥吗,”我笑着哄她,“今天周六,你们一定在烛光晚餐吧,所以就自己吃饭啦。”

“没有啦,”她掩饰不住的甜蜜,提起男朋友,笑意是可以通过电波穿行无阻的,“今天一整天我都没有出校门——真的,”我奇怪他们竟然没有见面,她却话锋一转,“他陪我画了一整天的图,刚刚一起在学校食堂吃过饭,送走他我就回来了”热恋中的人,即使是一起吃食堂的饭,一起学习也是无比幸福>的。

乱七八糟地聊了一会。三月份的时节,八点钟楼道已经很黑了,加上灯坏了,我在一片昏暗里忽然想起来已经六天没有给远泽打电话了,回家的时候怕家里人发现商量好不打电话,所以一直各自忙碌,一转眼六天过去了都不觉得。

电话响了两声。

“小谢,你到学校了?”他问,声音里永远是让你一听就会陷进去的平静。

“回来了,下车就去上课,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打电话。你在忙什么?”

“实验室呢,”他说,相比于刚去时候,现在已经很适应这样的生活>了,“导师说我下下周的周一要做一个近期的汇报,所以最近得好好看文献了。”

“哦。”

“今天导师来了,刚好我去洗澡来晚了,师兄说我现在已经是重点‘照顾’对象,如果下次做不好就不好搪塞了。”

“那你可得好好做了。”

“嗯,是啊。”

“…”

“…对了,你弟弟怎么样,一周真的能补得起来吗?”

“好一些吧,能补多少算多少——尽力而为,——你今天到几点?”

“十一点吧,实验室的人都是这样的,我也不好早回。”似乎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他有些不好意思。

“哦,”他似乎真的很忙,这种忙是我一度期望的,现在却有一种被忽略的失望。“那你去吧,晚上联系。”

“…好吧,那你也早点休息,别再去办公室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闲着没事,清理了一下邮箱。

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年——四年…

清理来清理去,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清理的,广告邮件我已经习惯随手删掉,而那些一直保留下来的,仍旧为着曾经的理由不能删。

这些邮件里,有2010年他发来的告白信,其中一封写着他手机坏掉的那个下午,如何在家里百无聊>赖地修手机,然而还是丢了珍藏好久的短信。

“这些短信我保存了好久,”我仿佛看见他孩子一样的脸庞,虽然永远沉静,心里一定充满了同样的委屈。“一直都舍不得删,——当然,还有好多是你的。400多条,真的很可惜。”他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述说着这个原本算不得什么大日子的一天,然而我却有了一种落泪的冲动,好像从这样一个短暂的存在看见了永远,就这样,像一杯清茶一样,怀着与世无争的浪漫简简单单地过一生,在那一瞬间成了我对初恋以及未来的描述。

广场上的钟声响起时才发现眼角有了泪痕,已经十点了。

很头疼周日,这一天我总是匆匆忙忙,从早晨八点到晚上七点以后,我会在代课班度过一整天,期间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是由于一位老师想要早下班照顾孩子,中午一点就开始上课,于是我(于是我)除去一个小时用来吃饭,另一个小时就是百无聊赖地看手机里大家的动态。

然而这一天却是我一周开销所需的唯一支撑,它给我带来的益处,除了不用从家里拿钱之外,还可以有结余还本科时候的助学贷款。

“我帮你还啊,”昊轩在电话里扯着嗓子说,责备我让他们等到七点多。七点已经算是很早的了,学生请假了给他俩打电话,刚好都没有吃饭,于是约好在附近的快餐店一起。

“算了,你娶媳妇的钱,”我插科打诨,“要是被我拿走了,阿姨抱不到孙子会怪我的,你说我得多冤,本来你有没有媳妇和钱也没有多大关系。”天气在燥热了两天之后突然冷起来了,耳边吹过呼呼的风。

“大风都堵不住你的嘴吗?”他说不过我,转移了话题。“晚上拉肚子可别怨别人啊!”恶狠狠的语气。

我跑到餐厅门口的时候,两个小个子已经站成了两座迷你丰碑。

“你可来了…我都吃过饭了被他拉着吹冷风。”小宇的声音逆着风一阵高一阵(高一阵)低。

我笑着表示歉意。

“她就是故意的,”昊轩又开始瞎撺掇,“我说要不然跟她约个会吧,她还偏要拉着你,我看她就是故意的!”他又一次强调。

“是谁说你们两刚好都没有吃饭的?!是谁说我赚了钱要来(钱要来)蹭饭的?!”我一阵回击,“要不是看你吃多少也长不高我还不稀罕搭理你呢。”我拉着小宇在前边走,想象着他绿了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长得高可不许欺负我们啊,”小宇插话了“昊轩可是我心目中的男神”,什么男神,明明就是说到个子小戳到了她的痛处。

新的一周开始了,远泽开始没日没夜的忙,最早也要十一点才能回宿舍,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习惯一天一个或者两天一个电话的生活。

我、小宇、昊轩却每天绞尽脑汁该去哪里玩,我拿出自己426的六级成绩说自己本科的时光都用来背单词了,小宇晒着一叠荣誉证书说都做学生工作了,昊轩褶着满脸黑黄的褶子说自己本科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老实,于是我们不约而同地决定要用研究生的三年来好好地过一过玩的瘾。

我们买来了锅,烟熏火燎地学做饭,由于昊轩做的好,小宇总是使尽各种卑劣的手段阻止我做刷碗洗菜之外的工作,我们为此互不相让地争辩,却最终在昊轩的一桌好菜里和解。

昊轩有时候还会给我开小灶,知道我爱吃鱼,周末我八九点回去的时候说小宇和翔哥出去吃大餐了,也要给我改善生活。我边吧唧着嘴消灭了整整一条鱼,边告诉他其实一直觉得我妈做饭不好吃的秘密。他一脸笑意地说,看来能伺候得了你啊,以后跟我混吧。我一个巴掌推开他装着恶心扒拉眼神的大脸,他厚颜无耻地理理头发,说以后见到岳母要把我说她老人家做饭不好吃的事告了去。

我们隔几天就要去看一次电影,这个时候小宇总要叫上翔哥,看爱情>片的时候小宇会依偎在情人的肩头梨花带雨,我们俩就坐在后一排的位置讨论穿帮。看惊悚片的时候小宇把头埋在翔哥的腿上,罩一个外套在头上看手机里自己下载的电影,昊轩瑟瑟发抖地骂我如果再吓唬他就跟我急,我猛一抬手,他又吓得哭爹喊娘。

昊轩报了名要考教师资格证,信誓旦旦地说从此以后要扎根图书馆,考前一天小宇和翔哥闹别扭,我们在网上团了电影票去叫他,他假惺惺地推辞,小宇“哇”一嗓子哭了出来,好像不是受了情伤而是要十月屠宰一样,他在我们软磨硬泡的围攻里犹豫了一会,然后自我欺骗教育说:其实一个男人当老师好像真没有什么用是吧?——走,电影院吆西。

我们还约好一起去毕业旅行,昊轩想要去西藏看雪山,带着一脸文艺的表情像是要去朝圣。小宇说和翔哥商量过了要去青岛,而且她还拉票说,远泽不就在青岛吗,他可以给我们带路,多方便!

我手一挥说“随便!”好像在他们争执不下的争端里真的成了决定性的领导人一样,其实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话是:只要是我们在一起,哪里都行。

假期的时候小宇早早地回家了,我要留下来代课,昊轩要留下来做实验,于是就剩下我们两个了,这种局面带来的最大的便利就是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做饭,不管是炒焦的洋葱还是煮的可以插进去筷子的粥,昊轩总会吃的津津有味,吧唧着嘴赞不绝口。

我的下课时间固定到了八点,最让我期盼的时光就是回去做一顿“拿手好菜”,实验室被我们摆满了油盐酱醋,整天充斥着或美味或刺鼻的气味。

而和远泽的联系也渐渐少起来,我有时候满心愧疚,虽然极力强化和昊轩的朋友关系,但是他有时候顾左右(顾左右)言其他的话还是会让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错事。所以,跟远泽的联系又从少到多,以前客套的家常寒暄里也多了玩笑和亲昵。

假期中的时候,他要回来了,他带着一堆的特产在我代课的楼下等我,很亲切地张开双臂,微笑着和我拥抱。

而我们相聚的时间,也仅仅是中午的那两个小时,走到一个卖饰品的店,我看着一只黄水晶戒指很喜欢,他强硬地坚持不让买,下一次吃饭的时候我掏他的手机玩,无意之中摸到一个盒子。

那天下课早,他布置了玫瑰蛋糕,双手托着紫色绒布首饰盒。

“小谢,”他深情地说,“谢谢你,今天我给你补过生日。”

他很少这样浪漫,我假装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盒子,故作惊讶地说,真好看。

不再去做饭,好久没见昊轩,他发短信说自己要回家了。

问他不是二十号才回去吗。

“看来我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他一直不相信远泽回来了,几天之后才终于这样说。“还是早些回家吧…”

我开着玩笑说他是不是又要回去相亲。

“要是——”他打断我,“要是你留我我就不走。”

我被他的话触动了,没有开完的玩笑还有半个笑容僵在脸上。

“还是回去吧。”——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是从头到尾,我们还是只能做朋友的。

他轻轻地挂了电话,那个假期我们一直没有联系。

后来小宇失恋了,在聊聊无几人的餐厅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讲自己如何地伤心>。

昊轩本来在图书馆补考教师资格证,被我夸大其词的描述叫出来以后堵着靠近小宇的半边脸使眼色。

“你知道吗,”她的眼睛红红的,开始新一轮(新一轮)的强化,“他就这样,这样‘啪’的一声打在自己脸上,”她做着标准的模拟动作,眼圈又潮红起来,“我真的很害怕,真的真的很害怕…”

“我是一个女的,恋爱应该让女的气色和生活品质好起来,可是——”小宇把额头的头发拨到一边,“我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起了豆豆…”说到伤心处又是一阵眼泪。

“我真的真的,没有安全感,这样的生活我怎么敢和他结婚…”

为了阻止自己缺德的笑,我强忍着对昊轩说,“你不是挺会安慰人吗,牛奶不是白喝的。”

昊轩看看自己面前的空牛奶瓶,瞪了我一眼。

“小宇——”他艰难地开口。

“你们不用劝我,我现在家里都不敢让知道,我姑姑,我爷爷,他们都不同意”她呜咽着强吐出最后几个字。

“其实——”

“你们根本就不懂——呜呜”她哭的更伤心了,“我——”

“忍住!”昊轩喊了一嗓子,小宇像是被吓住了一样,蓦然收了眼泪,呆在那里。

本来以为他要严肃地讲一些人生>道理,我也肃穆地听着。

“忍住啊——忍住——”这个不靠谱的却说了这样一句话。

小宇最终还是和翔哥意料之中地分手了,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昊轩话锋一转问我,“你什么时候分啊——给你介绍个好的。”

我说,“姐有的是好的,”我把马旭发来的微信给他看。

他一行行阴阳怪气地念着。

“师妹,原来你有对象——啊?”

“有啊,师兄,你忘了你也有了?”

“是有。可是,心——不在了,有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了。其实我就是老见你就——动心了,就是喜欢而已…”

他念出来别有一番暧昧的味道,小宇被他逗的嘎嘎大笑起来,忘了刚才才让我们买了一包手帕纸打算大哭一场。

他自己反而觉得没意思,“这是什么东西?!”一脸嫌恶的表情,“黑名单吆西!”

生活在我们这些平凡而琐碎的情绪里缓缓地前行着,失恋的时光也渐行渐远,面临毕业的我们忙碌了起来。

交了论文,终于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校园里溜达了。

走到小树林的时候,小宇的小眼睛眨巴着给我使眼色,顺着她的方向看的时候发现是马旭正在和叮叮当当接吻。

“嗯!嗯!”该死的昊轩故意弄出声音,我们拔腿就跑,跑了几步小宇突然说,“不对啊,为什么是我们跑?我们都毕业了怕什么?”

我想想,也觉得自己跑的莫名其妙,回头看见马旭正一脸嫌恶地看着昊轩,我和小宇大摇大摆地回去,这下马旭的脸由白变红(白变红),又羞又气地转过了脸,拉着不明所以的叮叮当当很快消失了。

我说,看吧,还得我们救你。

昊轩故作无奈地说,是啊,没有你我活不了,你就从了我呗。

我听着他亦假亦真的话,忽然觉得青春很伤感>。忽然想给他,也给自己一个交代,我看着叶子将落的大树说,你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要不然我们连朋友也做不了。然后回头对他笑着说,聚聚散散,不过是三年而已。

背后传来抽泣声,回头看,小宇的肩膀忽高忽低,头埋在两膝间——哭了。

我们最终没有实现毕业旅行,用人单位催着上岗,也没有喝的酩酊大醉——毕业好像只是一场不声不响的告别,小宇回了家乡,昊轩去了北京,只有我还是留在这里当老师,虽然很少再联系,但是每一次想起,总是充满了温暖的回忆。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annia6571头像
    annia6571 2016年01月14日 23:56

    后来,我终于懂得了为何水木年华为何要分手我们。。。。这家伙原来是天枰座的。

  • 不美不萌不倾城的小女子头像
    不美不萌不倾城的小女子 2016年01月15日 00:06

    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男人,只因为想让你过得好一些,想让你拥有其他人都能企及的幸福而不断地劳碌奔波,那么这一个人不会是旁人,一定是你的父亲。

  • Roem头像
    Roem 2016年01月15日 00:38

    解密我们女人心1、越是会害羞的女人,说明她越纯洁;2、自尊心越强的女人,越不会主动追求男人;3、女人越是说自己不漂亮,就越希望男人说她漂亮;4、表面越冷的女人,其内心越炽热;5、女人问男人的问题越愚蠢,说明她越喜欢他;6、女人说“是”的时候,一定是“不是”,反之亦然。

  • admit头像
    admit 2016年01月15日 01:02

    去吃以前老师女儿的喜酒,意外被老师的老公吸引自己

  • 小情绪头像
    小情绪 2016年01月15日 01:03

    男朋友说要去我家坐坐我们[委屈]莫变死然后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我就去厨房准备烧点水给他喝出来男朋友就不知道去哪了电话也不接了扣扣微信短信也不回我我好担心,你快回来吧![泪]

  • 玲头像
    2016年01月15日 02:20

    收藏没有了//68岁史泰龙老当益壮满足妻子不在话下(分享自)

  • 瓶子头像
    瓶子 2016年01月15日 03:43

    幸好爱情不是一切,幸好一切都不是爱情。再美好也经不住自己遗忘,再悲伤也抵不过时间。一直没有人懂我,我习惯假装坚强,习惯了一个人面对所有。其实,我很珍惜身边的人,只是生活的压力让我善于遗忘,把那些记忆通通遗忘。其实我也渴望有一个人能懂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