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手镯(4)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12-29 19:59:34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卢松,卢父,李哥,子乐
热门标签:360社区 情感口述 情感故事 情感美文 360圈 360圈游戏
一个星期来,卢家是经营什么的,安竹不知道也不去向李哥李嫂打听这些。她觉得这和她没多大关系。卢松是星期二的去欧洲的,听姐姐说好像要去几个国家,大概要十天半个月吧,具体的安竹也不去过问。

卢松却说只要一个星期就回来。去欧洲,安竹也觉得一个星期回来不了。因为时差,安竹和卢松大多是网上留言。很少遇上同时网聊聊。但是卢松发了一些照片。安竹觉得卢松那些照片照的和画报一样好看。不时的表扬卢松。卢松看到后是高兴的不得了。卢松在欧洲工作进展的还比较顺利。他也在网上告诉了安竹。

安竹留言:希望你早点回来。我想你了。这天晚上,安竹正要睡觉时,来了一个电话。安竹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且又这么晚了,本不想接,但是还是接了:“喂,喂。谁呀?说话呀?”对方沉默。“在不说话,我挂了。”安竹警告。

“别。竹,是我。”卢松的声音。

安竹心跳加快,眼泪也涌了出来轻声说:“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呀?”

卢松说:“竹,我不是说过吗?我----就那么点出息。听到你的声音我-----竹,你别笑我。我想你了。”

安竹说:“笑你,我没空笑你。”

“那你在做什么?连笑都没空。”

“我在想你。有空就想你。”

“嗯,我也是。”两人沉默了。

安竹擦了一下眼泪打破了沉默:“松,你还好吧。要办的事情还顺利?”

“嗯,好。竹,我走的时候对你说过,一个星期回来。可能这个星期回来不了。”卢松致谦。

“嗯,那就下个星期再见呗。我想你的时候就上网来看你,给你留言。松,你知道吗?这成了我每天入睡前的习惯了。”

“这也成了我入睡前的习惯了。不管多晚,我都要上来看看你的。竹,那就睡了吧,现在你那里都已经很晚了。”

“嗯。我爱你。”安竹挂了电话。

在卢松去欧洲的日子里,时间也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卢父与卢母天气好的话,早上会绕镜湖一圈。有时,如果要去爬山或者要去一个远点的地方,早上就不绕镜湖了。就会租一辆车,李哥全程陪着。卢家开来的那部车一次都没用。

卢父说:“小李陪我们玩一天,也同样累的。累了。我们坐车,小李还要开车,不大安全。”这样那辆车就一直闲着。不过还是用了一次的,就是卢松从欧洲回来。大家一起来去了一次‘广福寺’。安竹则陪着两个孩子做作业,他们的暑假作业安竹还能讲解的了。

不懂得,何况还有互联网,可以查。安竹规定孩子们一天只可以上两个小时的网,孩子们都听话,说两个小时就是两个小时。更多的时间是翻看从家里带来的书或者是下围棋,安竹不会下围棋,兄妹俩就教安竹。安竹学基础好像也还行,也不是什么难事。

难的是与卢父下象棋。很是让安竹伤神。卢松回来后,安竹说与他听,他听后是哈哈大笑。这个星期卢梅也没有来,因为王安杰还在康复中。卢松又没在家,公司和家里的事只有她一个人了。她也要休息休息,不过每天都有电话来。安竹也带上两个孩子去自己家玩一次。但是年龄的差距,两个孩子和安依然玩不上。后来也就没去了。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到了第二个周未。

中午,吃过午饭后。大家都在客厅休息。准备午睡。其他游客早出晚归的。宾馆的大厅其实就成了卢家的客厅。卢母陪着子乐(le)子乐(yeu)在看电视。李嫂在厨房收拾碗筷。李哥找了本书在看。卢父对安竹说:“小安,来,伯父杀几盘棋。瞌睡上来了好睡觉。”

“哎。”安竹应道。

安竹与卢父下棋是件很费神的事。上星期也是这样的午后,卢父问:“小安,你会不会下象棋?”

安竹说:“不会。我只会走棋。”

“说来听听。你是如何走的?”卢父说。

安竹认真的回:“先从帅,士说起。帅,士不出营。象飞田,不过河。马踩日。车走直。炮隔子打子。卒子过河小车,不后退。”安竹说着,用棋子在棋盘上走着“其它的我就不会了。”

卢父高兴的说:“可以呀,小安。来。陪伯父下两盘。看看棋艺。”安竹面有难色:“伯父,我是真不会呀。要不您让李哥和您下。”

李哥摆手说:“我不会。一点儿都不会。刚才你说的那些我都没听明白。”当时安竹就想,一个和哥哥年岁差不多的男人不可能不会下象棋。小时,儿时的娱乐就那几样。她就是在小时候,看着哥哥和街面上的小伙伴下棋时,看会的那么一点点。事后,安竹“骂”李哥是“坏”人,李哥笑。当然她也‘骂’卢松是‘坏’人。

安竹第一盘赢了,第二盘赢。而且赢还轻松。安竹想:不会吧,卢伯父(卢伯父)不可能老让我,而且他那么认真。看了一眼李哥。李哥一个眼神摆手。安竹明白的皱了眉头。不会吧?卢伯父(卢伯父)不会下棋?也不能说一点都不会,只是瞻前不顾后,顾后又不瞻前。

护左忘了右,护右又忘了左。而且又急于求成。老悔棋。下第三盘时安竹就想着自己怎么输了,安竹输的好累呀。卢父笑了说:“小安在来一盘。”安竹说:“伯父下次吧,该午睡了。”卢父兴致正高,安竹只好又陪着他‘输’了一盘。卢父高兴的说:“哈哈。现在我知道什么是棋缝对手了。休息,午睡。小安呀。以后我们常切磋(常切磋),切磋棋艺。”

安竹:“好。”那一声‘好’,‘好’的好为难呀。后来,安竹每次与卢父下棋,就想着如何输了,实在输不了也只好赢那么几次。卢父还说:“小安呀,要努力呀。”听到这话,李哥在一旁偷笑。

安竹执红子,卢父执(卢父执)绿子。安竹是心不在焉。卢父是兴致勃勃。第一盘安竹‘输’了。卢父说:“小安,认真点。”

“哎。”安竹认真一下,下了第二盘。结果不用想。

卢父说:“再来一盘,三打二胜。不管是谁赢了,都休息了。”安竹与卢父各自摆好棋子。卢父先行一炮当头,安竹跑马护卒。这时,院子驶进一辆车。子乐(le)子乐(yeu)同时喊:“舅舅回来了。”就站起来冲了出去。都睡在沙发上的卢母也醒了。安竹站起来说:“子乐(le)子乐(yeu)怎么知道那是他们舅舅的车?”正要出去的李哥说:“卢总常用这辆银色的陆虎商务。留下家用我开的这辆是黑色奔驰商务。家里还有一辆是迈巴赫。上次来的时候开的就是那辆小车。卢副总(卢副总)与王副总(王副总)(指的是卢梅与王安杰)开的是-----”

安竹摆手说:“大哥,你别对我说车,我对车不感冒的。”李哥笑笑出去迎卢松去了。

卢母晕晕的站了起来,安竹赶贤紧上前扶稳她说:“伯母小心点。”

卢母说:“卢松回来了,你看这个孩子也不提前打个打呼。”

卢父说:“回自己家有什么时候打呼的。”安竹是知道卢松回国了的,卢松在网上告诉过她,但是没说今天会来。就一同和卢父卢母走了出去迎卢松。两个孩子是高兴的“舅舅,舅舅”的叫过不停。卢松下车后就分别抱起两个孩子说:“让舅舅抱抱,长大了没有。不错,沉了,这半个月吃什么呢?都长高了。”边说边向父母走来。安竹站在卢母身边。子乐(le)子乐(yeu)抢着说:“安竹姑姑做饭好好吃,我们就都吃多了,就长高了。”卢松说:“是吗,那我也要尝尝,舅舅也好长高。”

“舅舅,你吃多了是长肥。”子乐(le)说。

“哈哈哈(哈哈哈)。”笑着的卢松走到父母面前说:“爸,妈。我回来了。”并对安竹说:“安竹还好,这两个孩子没给你添麻烦吧?”表面看似平静安竹,心跳加快的看着卢松笑说:“卢先生(卢先生)好,孩子们很乖。”

卢父说:“进屋,进屋,外面好热的。”大家一起进了屋,司机小张和李哥随后抱进来几包东西。

卢松说:“这是我为你们每个人带了点礼物回来。”

李嫂把茶端给卢松和小张说:“每次都让卢总你破费。”

“那里,一点小纪念品。不破费的。”卢松看着安竹。安竹看着棋盘。

卢松也随着看去说:“还有客人下棋?”

李哥说:“是安竹妹子在和卢董事长下。董事长还常赢。”

“哦。”卢松说:“不错呀,安竹,你还会象棋?”

“看来安竹姐棋艺也高呀。”司机小张说。

安竹听出了话外音。不说话,无奈的笑。卢父说:“小安。”

安竹心想:别说下棋的事“哎。”

“卢松和小张都来了,今天的晚饭你辛苦,辛苦。”卢父分咐。

安竹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好,等一下,我就去买菜。”

卢父说:“好吧,休息了,卢松你和小张也累了,就都休息了吧。起来时在向我汇报欧洲之行。”卢松点头。大家也就各自休息去了。安竹让子乐(le)子乐(yeu)睡到自己的房间,让卢松和小张睡在两个孩子那里,因为上次小张住的那间房退了,宾馆现在又没空房。就只好这样了。上次卢梅来时。她娘儿仨就是睡在安竹的那张大床上的。

安竹带两个孩子和卢松他们一起上了楼。安竹到子乐(le)子乐(yeu)的房间去拿睡衣。小张问:“安竹姐,你与董事长下棋。是,是,怎么‘输’的。唉呀,姐,你说说来听听。”这时李哥拿着卢松忘到时楼下的包也进来了。

安竹说:“我与董事长下棋。哎,你们是不是都知道董事长的棋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们看着安竹没说话。

安竹继续:“那天董事长要我和他下棋,我说我不会下,只会走。让李哥和他下。李哥说他也不会。后来,我就和董事长下了两盘,开始吧以为董事长让我的,后来吧。我想你们也明白的。我为了让我输,而且我下的好累才能‘输’。唉。我‘输’棋‘输’的好辛苦,你们知道吗?”

“哈哈哈(哈哈哈)。”三人同时大笑。安竹指着他们说:“几个坏人,我不和你们说了。”

卢松笑着说:“安竹,你还可以让自己输,我们是想让自己输,都输不了。看来你的棋艺还是高些。”说完又是一阵狂笑。

“坏人。”安竹拿了睡衣关门回房了。

子乐(le)子乐(yeu)问:“姑姑,舅舅他们笑什么,那么开心?”

“笑姑姑,好笑呗。”

“姑,你有什么好笑的?”

“睡醒了,你们去问舅舅。好了,睡吧。”给俩孩子换好睡衣,安竹催们睡觉了。安竹没睡,上了一会儿网。就叫李嫂和她买菜去了。

安竹做饭时,卢松来厨房问要不要帮忙。其实他是想看看安竹的。后被卢父叫走了。卢父想知道卢松的这次欧洲之行的收获。李哥和小张在客厅看电视说着话。两个孩子在房间里玩卢松送给他的智力玩具。

今天晚吃饭时,大家同桌一起吃的。李哥,李嫂,小张,安竹卢家一家全在一起吃。这是一个很少的现象,看的出卢松这次欧洲之行收获不小。害的是李嫂都不会夹菜了。全是李哥在给他夹。

卢父说:“今天高兴,大家一起吃吃饭。就当迎接卢松从欧洲回来。来,喝点酒。”四个男人举杯。卢松吃了一口菜说:“这菜真好吃。”

“我们没骗你吧,说了,姑姑做的菜好吃吧。”子乐(yeu)说:“以后,我们可以常吃到(常吃到)这样口味的菜。”

“是吗?我们把安竹姑姑带回去?”卢松有一丝喜悦的看着安竹说。

“不是,是让李嫂学做。”卢母说。

显然这不是卢松要的答案:“李嫂学的会?”

“都是家常菜,不难学的。”安竹不想卢松在说下去了。

晚饭后,李哥,李嫂带着小张看镜湖夜景去了。卢父与卢母是每晚都要去镜湖边散步的,现在他对镜湖都非常熟悉了,而且离宾馆又不远。两个孩子痴迷到智力玩具中。这样安竹也就不去了,安竹不去卢松借口想看看材料,也就不去了。晚上也有客人回来了,安竹就把两个孩子带回到了房间。他俩一到房间就坐到安竹的大床上。痴迷手中的玩具。卢松关好门看着两个孩子说:“我和姑姑在隔壁说说话。你们有事叫我们。”

“嗯。”两个孩子头都没抬的应了一声。

安竹说:“等一下,洗了澡在玩。”

“姑,晓得了,您好啰嗦。”子乐(yeu)没有抬头的说了一句。

“好了,不吵你们了。”安竹刚说完就被卢松拉着手从阳台的隔门到了子乐(le)子乐(yeu)房间,刚一进到时房间安竹就被卢松迫不及待紧紧的抱着轻声说:“竹,我好想你。竹,我爱你。”安竹被卢松紧紧包围着娇声说:“松,我何常不像你一样想你,爱你。今天来,昨晚都没说一下。你好”坏“在卢松背上轻拍了一下。

”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还惊喜,没有被吓坏,就不错了。“

”怎么。吓着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安竹又拍了一下着紧抱她的卢松说:”你不知道,当子乐(yeu)和子乐(le)叫喊:舅舅回来了时。我的心。‘嘭’的一下就跳起来了,但是还的故作镇静。你还问我:安竹还好,这两个孩子没给你添麻烦吧?你好烦人呀。“卢松轻捧起安竹的脸柔情的说:”是吗?我烦人吗?竹,让我好好的看看你。有没有受到惊吓了。嘿嘿。“

安竹一脸的柔情的说:”还笑!“卢松轻柔的说:”竹,与你在网上说话我是那么的轻松自在,开心。我是那么的爱你,在欧洲的日子里,我那么的想你。竹,这两个星期来,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

”恋人,网恋的恋人。“安竹脉脉的看着卢松说。

”好,那就让我亲亲我的网恋的恋人。“说着慢慢的俯下头来亲吻着她的眼,她的脸,当四片嘴唇叠在一起时。那一刻,卢松的激情,让安竹觉得自己都要化。任由卢松亲吻着,喃喃的一声:”松,我爱你。真的好爱你。“亲吻着她的卢松缓缓说:”嗯,在说一次。“

”松,我爱你。真的爱你。“安竹又轻柔的重复了。

”在说一次。“卢松亲着她的秀发。

安竹趴在卢松的胸堂平静的说:”松,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你了。我也就死了。真的好爱你。“眼哭都出来了。安竹的‘真的好爱你’卢松是听出了安竹的但心和顾虑的。安竹是真的爱他的,不因为他是卢氏集团的卢总。而是他卢松。

”竹,别说这样的话,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以后我们不会分开。你的但心的顾虑是不会发生的。等到下个月爸过生日。我就对他说,我们的关系。到时候你在生日宴会上带上青花手镯,也就不言的告诉了所有的人,你是我卢松一直找的人。因为大家都知道我这只青花手镯的事。“卢松紧(卢松紧)抱着安竹说。

”嗯。“安竹还是顾虑的说:”我怕伯父伯母如果真不同意。你们卢家那可是那么有威望的,我毕竞是没上过学的,小山城的一个小女人。又没工作,又不是那种富有人家的女儿,又长的不漂亮,年纪又不轻。我怕到时。“安竹说的有点乱。卢松用嘴唇睹住了安竹。

卢松紧(卢松紧)拥的亲吻她说:”没事儿,有我呢。不要那么担心。如果我在意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卢松就不是卢松了(卢松了)。竹,你也就不会爱上我的,当然,如果我在意这些,早些年我就结婚了。就不会在来爱你了。“

”可是。“安竹还想说明。

卢松说”没有可是。只有我爱你,爱你,竹,相信我。“安竹靠着卢松点点头。卢松轻拍着安竹说:”你看,我只顾着说话,把要紧的事儿给忘了。“说着卢松松(卢松松)开了安竹,从行李箱子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面又打开一个盒子。

安竹看到那只青花手镯静静的躺在那里。卢松拿了出来对安竹说:”竹,坐下吧。我说过,我要把它亲自给你戴上。“安竹就坐在了床沿上。卢松把安竹的青花手链拿了下来。单腿跪在那里,把青花手镯给安竹戴上了(戴上了),站起来与安竹一同坐在床沿上拥着安竹问:”竹,她与你好相配。“

”我一看到它,我就喜欢上它了。它色泽如玉。当时我就戴上它了。我是告诉过你的。“安竹说。

”我记得,但是我还想让你说一遍。它色泽如玉,你温润如玉。我今生不会让一个如玉人,一个如玉瓷离开我的。“卢松在安竹耳边轻说:”竹,这个青花手链是谁送的?“

安竹说:”没人送,我买的。怎么啦。有人送,你吃醋?“

”没怎么。就是问问。就算有人送,那时我也没醋吃。怎么想买它?“卢松握着安竹的手。

安竹说:”看上了,喜欢就买了呗,你以为都像你们卢家,财力雄厚,亲自到景德镇去烧。“话一说完安竹就后悔了。卢松不是那种炫耀的人。不喜欢听这样的话来。

果然,卢松加重了语气说:”竹,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明白的。“安竹赶紧用手挡住他的嘴说:”我知道。你不是那意思。我也就是说说而以。你别往心里去。那样我难受。“卢松握下安竹的手说:”竹,我怎么会让你难受呢。你难受了我也不好过。以后每天晚上你就戴着这青花手镯,我就这样抱着你睡。这样它没离开我,你也在我身边。我们天天在一起。“卢松对未来充满向往。

安竹娇柔的轻拍了一下他说:”说什么呢,没个正经。“

卢松笑着说:”在爱的人面前,还要什么正经,大家都正经了,人类就不用繁衍生息了。“她们就这样相拥的聊着,说着。听到卢父卢母与李哥他们一起回来了,安竹站了起来说:”伯父他们回来了。我的回房了。“

卢松也站了起来笑着说:”我俩都像偷情的了。哈哈。“安竹赶紧抚住他的嘴。卢松乘势又紧抱了一下安竹亲吻着说:”今晚戴着它睡。“摸着安竹手腕上的青花手镯。安竹挣开手,开心的说:”知道,不过白天不戴。“亲了一下卢松的脸。小张在门外喊:”卢总,我回来了,开开门。“

安竹从阳台的隔门回房了。两孩子迷到玩具里去了。安竹和卢松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亲密拥抱彼此讲述相思之苦,会是十年后,在他们明天要去的‘广福寺’。

第二天起床时安竹把手镯给脱了下来。收好。

早上,卢父与卢母没有出去早练,安竹就知道他们今天又要”远“行了。

吃早饭时,卢父问安竹:”小安,听说你们这里有个大寺。叫什么寺?在那里?“

安竹说:”伯父,是叫‘广福寺’。现在是旅游旺季,游客多,香火旺。开车半个小时吧。“

卢父说:”好呀,那里风景怎么样?你到时过吗?“

安竹说:”好。到过,常陪我妈去。风景怎么说呢,佛门净地。古树苍天青石花雕,处处听闻禅香梵音。可是游客多了,有点商业化了。不过还是一个好去处。“

”好,今天你就带我们大家去那里看看。“

卢父说:”小李,备车。哦。忘问了,小安,下车还要走多远?“

”不远。车就停到寺的门口的停车场。“安竹回。

”那就自己开车去。“卢父说完就到院子里和李哥一起取车去了。

卢松说:”一辆车可能坐不下,小张你和李哥他们一起。我开车,爸妈,安竹和两个孩子一起。“小张应一声出去了。安竹去准备了,李嫂也在准备着一些可能会用的上的东西。早上车还少,走几分钟车就打安竹家门前过。安竹看到依然刚出门。子乐(le)子乐(yeu)一齐喊:”姑姑家。“卢松看了一眼说:”你们怎么晓得那是姑姑家?“

子乐(le)说:”我们来过。刚才门口那个姐姐是依然姐姐。“

”哦。“卢松说:”看来是真来过的。“

安竹说:”前几天带他们来过一次。“

”我们是走路过来的。“子乐(yeu)说。

卢松说:”是吗,真不错。你们在姑姑家没多事吧?你们喜欢依然姐姐吗?“

”喜欢,就是玩她的手机>,咯咯的笑,不大理我们。“子乐(le)说。安竹的家在古城与新城区(新城区)相交地带。过了安竹家就是新城区(新城区)。所以安竹家是很有当地特色的两层仿古小楼的建筑,古色古香的。

安竹一路介绍着当地的风俗人情,传说故事>。不觉中到了‘广福寺’门外。卢松与李哥放好车。大家跳下车。卢母说:”这里可真安静。“

安竹说:”可能是我们来早了,要不就是高峰游人过了。毕竟是暑假未了。“

‘广福寺’不大,有几个大殿外,就是僧人们的坐禅静修之地了。但是地域很宽。就像安竹说的:古树苍天青石花雕,处处听闻禅香梵音。很是清凉

卢母要烧香祈福由李嫂陪着。卢父要四处走走看看由李哥陪着。小张敬了一柱香之后也找李哥去了。剩下卢松与安竹带着两个孩子。子乐(yeu)说:”姑姑,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呀?“心生烦意。

子乐(le)却蹲在地上玩着两枚早落的树叶。安竹说:”有呀,在后山。姑陪姑的妈妈来时,姑也无聊>,就四处走走,就发现了那里,我们走吧。“

子乐(yeu)看了一下四周懒懒的说:”真的吗?姑姑您没骗我们?“

”我骗你们干麻?走啦。“安竹拖看蹲在地上的子乐(le)。卢松给李哥打了个电话就说我们在后山,让李哥给李嫂也打个电话,告诉她和妈妈。

山后还有一些僧人的禅房,穿过禅房之间的过道,慢行十几分钟,听见有水流动的声音传来。孩子们跑了起来。安竹在后面喊声:”慢点!慢点!“

孩子们就下坡不见了。安竹知道那只是一段小坡,而后马上听见两个孩子的欢呼声。

卢松赶紧小跑起来问:”什么情况?“走在他身边的安竹说:”漂亮呗。“

”嚯。真漂亮。“站在小坡上的卢松感叹。

是挺美的。从地下涌出的泉水涓涓而流,僧人们挖了一个大水塘,把泉水引导入内,种上了莲藕。荷塘里还有一朵朵晚开的荷。然后再由荷塘的流出,形成一个个小水泊,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一颗颗闪亮发光的宝石。面积还不小,白鹭翩翩起舞。四周有僧人们种植的蔬菜瓜果。更远处就是苍松翠柏,绿竹摇曳了。还有小路弯行。刚才孩子们的欢呼就是在赶飞停在那些小水泊上觅食的白鹭。

安竹对卢松说:”美吧。“

卢松拉着她的手说:”只要和你在一起,心情>愉悦,那儿都美,安竹你是怎么发现它的。“就一同走下了小山坡。

安竹说:”当时,妈敬香去了,我又无聊,就四处转转。这是僧人们住的禅房,一般人走到那里也就退回去了,我就走进来看看,就发现了这个宝地,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吗,我的竹就是与他人不一样。“卢松一脸的幸福>。

子乐(yeu)说:”姑姑,我要拍照。“安竹从背包里拿出相机。卢松说:”给我,我来给你们拍,你们看我们是不是也像一家出游的人呀。“

向荷塘扔小石子的子乐(le)说:”什么像不像,本来就是一家人。“听到这样的回答卢松很是开心。他们就沿着那弯行的小路,一路走一路拍。绕了一个圈回到了原地。卢松和安竹在一颗大青树下相依而坐,两个孩子则脱了鞋在那里玩水。捉玩些鱼虾。很是开。

卢松说:”竹,这里好安静,让人舒心。“

安竹说:”是的,这里好静心的,荷塘,清泉,飞鸟。还有寺院传来的阵阵梵音。这种感觉真的是。哎呀,我说不上来了。“对卢松撒娇。卢松轻拥了一下安竹。

”哎呀!这地方真是没得说的。“李哥他们来了,卢松和安竹站了起来。

卢松说:”祈好福了?“

子乐(le)子乐(yeu)开心的喊:”外公,外婆,我们在捉鱼。“

李哥说:”多捉点,中午好当菜,哈哈。“

卢父说:”来,给我和你妈留个影,这么漂亮的地方带不走就留下它。哈哈。“卢松给他们拍着照,孩子们在捉玩鱼虾。鹭鸶飞来飞去。看着大家那么开心,安竹想:如果就这样下去该多好。但是,安竹对她与卢松的感情总是有那么一种不祥的预感。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陈橙头像
    陈橙 2017年12月29日 20:01

    最后还是分手了,多少年了?不记得了。每次分分合合我也累了,爱一个人太累了,再多的舍不得也敌不过曾经受过的伤害。对于我来说分手两字真的真的很重,我感觉只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的守住这份感情。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哭。但是我不想哭,爱过就好,至少我这一辈子轰轰烈烈的爱过一次。

  • vivian809头像
    vivian809 2017年12月29日 20:01

    “谈对象没”“没”“咋还没谈呢”“着急就把份子钱先给我”过年卢松了,再有人问,就这样回!

  • soulmate乐乐头像
    soulmate乐乐 2017年12月29日 21:16

    某只闺蜜生日快乐希望你能找到卢父一个好对象今年必须今年[太阳]

  • 东东头像
    东东 2017年12月29日 22:29

    修仙高手渡劫失败子乐,灵魂降临地球,成为了一位校花的废材未婚夫。校花未婚妻要逼他退婚,伪善贪财的姑伯争夺家产,一个个冷漠心狠的杀手要害他性命……爷爷的病要治,美女医生的病要治……傲娇的世家千金要跟他学武术,冷艳的警花也...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