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点心动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12-29 10:19:10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程慕仁,自己,喜欢,这样
热门标签:360社区 射击游戏 体育竞技 益智小游戏 棋牌游戏 360圈游戏
“我叫沫苒,性别女,爱好尚不明确……”最后那句请大家多多关照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教室里已经笑声此起彼伏了。女生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因为紧张闹了多大的笑话>,都怪前排那位性别男爱好女的同学,在这么多人面前做这样滑稽的自我介绍,真是尴尬极了,已经感觉到自己脸上明显升温了。女孩慌忙补充谢谢大家,脑袋垂了下来生怕大家注意到她涨红的脸,也趁机偷瞄旁边人的表情。

轮滑协会的见面会因沫苒的小出丑笑到面部突兀的不在少数,然而总有些人笑点颇高抑或不动声色与众不同。沫苒清楚的记得自己旁边的男孩自始至终“面不改色”,这样的人要么很装第二个字母,要么,是真的冷漠。

沫苒的强迫症是饮料不要第一瓶,衣服不拿第一件,所有无法解答的选择题都是后面的对,于是在(于是在)她的定义里这个男孩理所应当是冷漠而又与众不同的。男孩的自我介绍比任何人的简洁明了,七个字,“我是程慕仁,谢谢”,之后沫苒更加确定这是个冷过冰的男生,地狱男爵,对就是这样。

沫苒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也同样尴尬,她摔得四脚朝天,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正好有人从后面将她扶起,女孩礼貌的说谢谢,不料自己这样丢脸的样子又被这个冷漠的男孩净收眼底。

“是你啊,我是沫苒,我们见过的,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你能教我滑吗?”不是客套的“多多关照”,也不是敷衍了事的“你好”,而是有长远打算的“好好相处”。

耳边传来女孩快要认为他不想回答连敷衍都不想的声音:“我记得你,我也不是很会滑,你找别人吧。”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这次是惜字如金的拒绝啊,女孩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之后的很多个晚上,沫苒都意料之中的遇到他,意料之中的摔跤,意料之中的被扶起。当然,这不是沫苒的精心策划,是她真的想学会轮滑,她羡慕那些自由穿行的其他人,享受那种像是流动的感觉,更确切的说,是不一样的飞翔。

程慕仁知道沫苒是想和他做朋友,可是自己真的也是个轮滑初学者,要是答应沫苒教她,可自己确实没什么技巧教给她,岂不是耽误了人家。可看着沫苒天天那么摔跤,心生怜悯总是有的,恻隐之心嘛,是个人都不会袖手旁观,总扶她起来弄得自己心里竟有了保护她的念头。教不了别的,总可以告诉她怎么站稳怎么滑不容易摔吧。

那天沫苒一如往常的摔倒,程慕仁扶起她的同时告诉她,“双腿下压身体前倾,脚成外八字,这样不容易摔。”沫苒的第一反应不是感谢而是理直气壮“早就说了让你教我的嘛,我都摔了快半个月了。”程慕仁没有再说什么,不是觉得自己理亏,而是这个姑娘似乎有种魔力让他没有理由说不。

沫苒再次毫无意外的摔倒时,程慕仁已经换好鞋打算回寝室,他有点感冒不想在外面吹太久,虽然不是深秋,晚上的风还是有些冷的。扶她起来再回去吧,程慕仁是真的把扶她起来当做自己义不容辞的义务来做,广场也不是没有旁人扶她,可是总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女孩重新站稳,“程慕仁为什么你每次都来扶我啊?”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或许只是女孩的疑虑,程慕仁竟说不出个正当的理由来。沉默了几秒钟,男孩似是经过深思熟虑,“助人为乐是美德。”

“那你可以带我滑两圈吗?”女孩追问。

“啊?”

“那就一圈,谢谢你了!”沫苒明显没有从这个啊字听出男孩对自己这样要求的无奈。

程慕仁又换回轮滑鞋,真的带沫苒滑了两圈。并不是吝啬时间不肯多带她几圈,而是女生因为害怕真的把他的右手握的有些疼,再说了自己还真是不习惯牵别人的手,那是牵过另外一个女孩的手掌。

告别的时候,他们互相添加了QQ>和微信,还交换了电话,当然,都是沫苒发起的。沫苒觉得大家都这么熟了,要个联系方式总是好的,再说了过段时间(段时间)天气太冷不能出来玩,聊个微信啥的也不错。

“苒苒你真的特别事你发现了吗?”林一诺只是感慨没有责备。一诺是沫苒哥哥的女朋友,因为沫苒正好考到了一诺的学校,沫远就拜托女友好好照顾他这个任性难搞的妹妹。

“一诺姐为什么这么说我啊?”沫苒一脸的无辜,自己只是讲了地狱男爵程慕仁的事,怎么就招惹未来嫂子了。

“苒苒,他扶你起来你怎么还怪人家不早教你呢。再说了,人家都换鞋了你还非要再滑两圈,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了?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老是疯疯癫癫的呢!”

“我是女孩子,可我也是女汉子啊,谁说女生就只能柔柔弱弱的了,你是遇到我哥了,我这不还得自己壮大自己的嘛,要不然谁保护我啊,是不是。”

“我说不过你,都说有妹妹的哥哥都很温柔,一定是你哥哥总让着你,把你宠成这副模样,你都可以关照我了,哪里还要你哥哥嘱托我来照顾你。”一诺总赢不过这个伶俐的丫头。

沫苒几乎每天都和程慕仁聊天,可能是不面对面的原因,沫苒总觉得这个冷漠的男生比平时健谈的多,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地狱男爵。

程慕仁说自己不爱笑的原因是不会笑,觉得笑起来有些僵硬,索性就不为难自己。他喜欢动漫,喜欢二次元的世界,爱听王力宏的歌,也写过玄幻类小说>,爱喝西瓜味的果汁,爱过一个萌萌哒的小妹纸……当然后面的这些都是沫苒自己发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个人的一切都好奇,就是想多了解他一点。

时光就这样不漏痕迹的溜走,一个学期就这样过去了,而沫苒与程慕仁的关系却不好也不坏。沫苒始终觉得程慕仁人不错,但总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仿佛迷雾环绕的城堡,感觉近在眼前,但走啊走啊,就是接近不了。不是他不愿意与人亲近,而是他无意识散发的气场,再加上千年不变的木头脸,让人在匪夷所思的同时,不禁望而却步。

沫苒每次和林一诺在一起都会谈到程慕仁,然后自己莫名的兴奋很久,她自己却并没有察觉。旁观者清,这话一点没错。一诺旁敲侧击,问她是不是觉得那个男孩很特别,是不是喜欢人家了。沫苒没有否认,反而问林一诺,喜欢是什么。

真正的喜欢是一种力量,一种让人变得更美好的力量。

林一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这样简单的告诉她。沫苒反复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程慕仁,可是不明白喜欢是什么的人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喜欢上一个人?

沫苒偷偷拍了程慕仁的照片给林一诺看,看到照片的第一眼,一诺就从这张冰冷的面孔了感受到了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照片里的程慕仁是那种不够出众但不失帅气的男生,都说真正的帅哥是不需要厚刘海来掩盖的,他真的把板寸展示的恰到好处。只是这样的男生比沫远要难以捉摸的多了,有些担心沫苒的性子怕是不适合喜欢这样的男孩。

“一诺姐,哥哥不理你的时候你会生气还是难过>啊?”

“当然会生气了,不过生气也是因为难过啊!你问这个干什么?”一诺觉得沫苒一定是有什么话想说。

“那你是因为喜欢哥哥才会难过喽?”沫苒追问。

“算是吧,等你有了喜欢的人就会明白了。”沫苒的追问让一诺确定这个没心没肺的妹妹一定是有过这种感觉了。

“苒苒,你不是真的喜欢程慕仁了吧,我觉得你们你们不是很适合,依着你闹腾的性子,不适合这种冷面人物。”林一诺企图再说些什么,沫苒却不肯再听。

遇到感情的时候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冷静的虚心听教,陷进去的人都只是自以为是的沉沦。

年5月到了,沫苒想挑个好日子告白,因为不确定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她想试探程慕仁的意思。

月2日将近下午13:14,沫苒在和程慕仁闲聊,无非是些没事找事的话题。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名字是有联系的?

什么联系?

你是CMR,我是MR啊,很配有木有!

好吧,才发现。

沫苒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程慕仁的反射弧比正常人要长一些,她要是不直奔主题怕是这白没法(白没法)告了。

如果现在有人跟你告白,你会答应她吗?

当然不会。

为什么啊?

被告白就要答应,那得多缺爱啊。

那你岂不是让喜欢你的人伤心>死了。

怎么会呢,就不会有人来给我告白的。

我要去告白!

好哇,恭喜你要脱单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成功哇?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成功?

我问他了,他说他不会答应的。

你这么快就告白完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我问的人是你啊。

问我什么? 哦,对不起,我没想到是我。

没关系,我生平第一次告白,第一次被拒绝。好像有点好笑……

对不起啊,我有点事,一会再聊。

对不起,造成你困扰的话,对不起了。

程慕仁没有再回复,沫苒不知道他是真的有事还是借口躲开,她只是觉得心里怪怪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似的。

晚上的时候程慕仁回复说没有困扰,我们是朋友嘛。

沫苒说程慕仁你给我个死心的理由吧,我很容易死心的。

“我很爱她,放不下她。做朋友好吗,我们不是一直都是朋友的吗,我还是会给你讲笑话,还是会找你聊天,这不是很好嘛?她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我的心很小装不下别人了,我用了整整两年都没有忘记她,也许这辈子都忘不了了,所以不要喜欢我,会受伤害。还有很多人比我好你明白吗,你应该喜欢一个更好的人。”这应该是程慕仁给沫苒发过的最长的一段话。

沫苒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是记得有这样一封三行情书:

直到你的心门敲开之前

我会一直敲下去

请别假装不在家

程慕仁不想伤害沫苒,这天他讲了很多很多的笑话,只是沫苒没有笑出来的力气,她所有的力气都用来思考如何才能让程慕仁忘记那个她。

快到凌晨一点,程慕仁问沫苒有没有听笑话听到困,这样他才能安心去睡觉。沫苒是用三行回答的:

我喜欢你

冷的像木头

却温柔的对待人

程慕仁说我有同学都说慕仁、木人,根本就是个木头人,我还以为可以摆脱这个称号,竟然在你这又叫回来了,女孩子晚睡不好,快去休息吧,以后再说。

沫苒是个执着的姑娘,自然不会轻言放弃,可她的骄傲早已深入骨髓,又怎么戒得掉。

骄傲的人即使在喜欢的人面前也不肯承认自己的卑微,沫苒不再主动联系程慕仁,只是默默的关注着男孩的动态,从微信到微博,再到贴吧,不错过任何有关他的消息。倒是程慕仁偶尔还会发消息过来,即使是客套的问候,沫苒也觉得很幸福>。

林一诺知道这一切是理所应当,沫苒对这个未来嫂嫂可是毫无隐瞒,再说了当初哥哥也是被追的,从一诺这里不一定能取到些搞定程慕仁的真经。

“他喜欢过什么样的女孩?”林一诺想着投其所好总是没错的。

“温柔的吧,他就很温柔,而且他原来女朋友还很呆萌。”沫苒一脸的委屈,温柔这么神圣而伟大的事业怎么会和她这个只求苟全性命于乱世(于乱世)的二货扯上关系。

“你既然喜欢他,为他学着温柔点有什么难的,除非你不够喜欢他。”温柔对一诺这样安静温婉的人来说当然没什么难度。

“我也不是没有呆萌小清新过,那时候你们还说我幼稚,现在我走上女汉子这条不归路,可算是万劫不复了。一诺姐,说真的,我是喜欢他,可我还没有决心为他改变自己,我已经习惯了不安分的生活>,让我一下子要改掉,就像用了十几年右手写字突然换用左手,是谁都会不甘愿的吧。”沫苒还是不愿意委屈自己。

“喜欢分很多种,有些心动只是情绪的波动,有些却是非他不可。不要试图强行挤入旁人的生活,在你确定可以成为他生命中的礼物之前,别去打扰他的心。”

一诺的这段话或许动摇了沫苒原本就不够坚定的喜欢,但真正让她彻底死心的是程慕仁留在贴吧的贴子。

放手吧,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不爱你,也做不到爱你,这是实话。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自作多情,自欺欺人的相信他所有不明确的言语都是有关自己。沫苒笃信程慕仁说的就是自己,尽管这只是程慕仁留给别人的跟贴。

其实每个被关注的人都知道自己备受荣宠,程慕仁始终知晓来自沫苒的关注意味着什么。要是她不肯放下,他不愿接受,他们两个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不愿意让结局悲惨就只能用这样或许委婉的方式拒绝,她一定会看到的也会明白的吧。

沫苒没有哭得歇斯底里,只是放弃一个喜欢了不算很久的人而已,所有难过都该一样而过不是吗。

放弃一个喜欢很久的人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每天打算起床却发现是半夜的感觉,就好像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却也能掉眼泪的感觉,就好像你的生命里路过了好多人却只记得他的感觉。

沫苒发了一个征集情话的贴子,她只会用这样或许毫无用处的方式汲取温暖。

就当我是失恋了,你们每人说一句温暖的情话给我。

万万没想到程慕仁竟然回了贴:不要委屈了自己。短短七个字,对沫苒来说,已经够了。

我以为只要我一直敲下去

总能敲开你的心门

可我发现自己敲错了门

谢谢你,程慕仁。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那你呢,还是放不下吗?有时候我们说的放下并不是彻底忘记不再回忆,放下应该是释然。如果有一天你可以不再顾忌,把你的过去像故事>一样讲出来,我还是想听的。希望你能明白,遇见你是很幸运的事,我只是有一点心动,现在情绪波动过了没什么遗憾了。如你所愿,我们是朋友。

程慕仁看到沫苒的留言很是欣慰,不过一点小失落还是有的,毕竟一个想挤进他心里的女孩被他拒之门外了。他也有过一点心动,只是这还不足以弥补他过去曾受的伤害。或许他还是不愿意将自己的过往讲给沫苒听,或许之后他还会爱上别的什么更好的人,但如同他名字里的MR,沫苒在他的记忆里痕迹无法漠然抹去了,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半调子女人头像
    半调子女人 2017年12月29日 10:58

    大多数男人都想自己的老婆是爱自己的!找得情人都是自己爱的!所以,理所应当的认为这样老婆可以永远为自己付出而不图回报!看到她们辛苦操劳、满身油烟、皮肤松弛、身材走样也不会心疼并认为那是应该的!所以看看当今社会那么多小3啊啥的为啥那么猖狂,就是可以不劳而获的太多太诱人啦!欲望苞_→

  • 多拉A梦头像
    多拉A梦 2017年12月29日 12:01

    男人看女人的8个心理错觉1、女人比男人更实际。2、女人比男人爱怀旧。3、女人比男人易冲动。4、女人比男人有欲望。5、女人比男人喜欢甜言蜜语。6、女人比男人欣赏谎言。7、女人比男人重视金钱。8、女人比男人看重容貌。

  • 黑耳丁头像
    黑耳丁 2017年12月29日 12:16

    禁毒这样法治90后未婚夫妻合伙涉枪贩毒换来“奢靡生活”图为查货的三支高仿枪械中国禁毒网发90后小夫妻出门开豪华跑车

  • 琵琶头像
    琵琶 2017年12月29日 13:39

    妻子患病怕见人怕听声响丈夫携其移居孤岛38年[心]福建泉州一座孤岛上,生活着一对年过六旬的夫妇。年轻时,妻子患上“怪脖,怕见人怕听声响。丈夫为挽救妻子性命,撑着渡船,携着妻子,到荒岛上生活,这么一住,漫漫38年一晃而过...(东南快报)沧桑变化,真情不变[心]

  • 八零期就要起要呜呜头像
    八零期就要起要呜呜 2017年12月29日 14:38

    虽然申君从头坚持到尾只让车君出现了几十秒还是在大黄的梦中,并在此期间迅速完成了对小太阳和她未婚夫,大黄她哥,车君他妈妈奶奶爸爸的挑衅,中间还抽空卖了个萌,但是这一集池姐夫为了赚奶粉钱流了多少眼泪看得我都替他眼睛疼到要瞎了宝英欧尼,你老公太过分勒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