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05-09 11:43:10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没有,一个,我的,她的
热门标签:桌面棋牌 情感故事 360安全卫士 360浏览器 360圈 360交友
第一章:《海边小村庄》

夜色静谧,没有月光,没有一丝的风声,在如此寒冬,我一个人漫步在无人的海边,脑子思绪万千,晴子的脸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浮现在我面前,她似乎在对着我笑,眼睛明亮的如一潭碧绿的泉水,直直透过我的心窝,暖暖的。而后,渐渐透明,消失,寒冷再次侵袭,无法挽留。

不知为何,每当我想起晴子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心痛,因为我知道,她从来就没有爱过我。

我叫唐枫,已近而立之年,如今在世间游游荡荡,不知所终。

初次认识晴子的那一年,我十七岁,她十五岁,我与她在同一间中学念书,她是个标准的乐天派女生,长发,终日都是面带笑容,嘻嘻哈哈,不知疲倦,特别是那眼睛,明亮地透人心扉,有的时候,我想我会不会正是因为她那眼睛才使得自己迷恋上她,以致到了如今我渐渐忘却了她的面容,而那眼神总会在某一刻闯入我的脑海中,清晰透明。

夜渐深了,也起了风,原本平静的海面也开始泛起波浪,我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上,眼睛盯着前方,此时,即使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风渐大,感觉更冷了,这地方已不属于我,我转过身,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安静的出奇,传闻此一带抢劫伤人者与鬼怪居多,我突发奇想:如遇抢手,我逃不了,而又身无分文,他会不会因为我比他更穷而放过我,如遇鬼怪,此物我生平未见,它什么模样,我甚是好奇,世人常说:鬼与人一样,都会有好坏之分,这又让我想到遇抢手和遇鬼怪哪个更令人可怕,权衡之下,我心底竟选了鬼怪,可能我想自己生平没做亏心事,即使遇鬼怪也会是个好鬼吧!假若,一切都往坏的方向去想,最糟的结果是我死了,别人死我见过,而自己死却不是自己能见到的了。我又想起我对死亡的理解,死了的人将会和死了的人在某个空间,继续活着,如此如此,死亡并不可怕,只不过是离开了生的人来到死的人身边而已。

一路胡思乱想,我到了我家,说是家其实也不太准确的,只有一个小小的房间而已,里面装饰也很简单,除了书架上慢慢的一堆堆书之外,只有一桌一椅一床一灯,也正因为如此,倒很整洁。房间是一所单独的平房,在一个月前,我游荡来此小小渔村之时,发现这里很安静,村民都很淳朴,初来之时一小女孩拉着我的手叫我哥哥的情景使我倍感温馨,我发觉我爱上了这地方,便有了在此地长住的想法,如此一来我便租了这个小平房。平日里除了写作,玩玩大话之外,我便喜欢到处游荡,日子虽简单,但也快活。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我一直无法入眠,漫漫长夜,我也不知道今日自己到底怎么了,到了最后我好像作了一个梦,也或许不是梦,我自己没有睡着又怎么会作梦了?突然又想到白日梦的说法,而现在又是个黑夜,我发觉自己的想法很是荒谬,可能我从没作个这样一个梦吧!而梦中的情景却是如此的清晰:一只孤单海鸥追着一只仙鹤在空中飞舞,仙鹤飞的很慢而海鸥很努力的飞却是无法接近,最终海鸥筋疲力尽,落海身亡。这到底是梦非梦也无关紧要了,因为那只仙鹤又让我想起了晴子,我只能一味钻进对晴子的思念>当中,因为我有种害怕,在某一天我再也记不起她的模样,甚至她的眼睛也将会被时间的力量无情地从我脑袋中夺走。

在很久以前的一天,具体时间,晴天阴天我也早已忘却,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初来一陌生学校,我一人到处闲逛,或许我本就非欢喜说话之人,她跑过来问我女生宿舍该往哪走,眼睛直望着我,我一时竟无法反应过来,没有说话。而她依然面带着微笑又问:同学,你知道女生宿舍该往哪走么?我不知道答案,只耸耸肩说不知道,她说了声谢谢,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呆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开。有人相信一见钟情,而一见钟情往往只有在电影或者童话世界里出现,我没有相信,而在那一刻,一个人却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给了我一种真真切切的感觉,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用文字将这种感觉表达出来,只能把它静静埋藏在心底。此后的一个月里,我再也没有见过她,那时候我想,我会很快就忘记她,因为那种感觉像一场梦,而梦是奇怪的东西,时隐时现,但终究还是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钟已经指向了深夜的四点三十分,我走出房间,望着不远处的渔光点点,我知道这是即将出海捕鱼的船只,我有些茫然,也许这种简简单单的渔民生活>才显得更加真实吧!没有任何理由的,我突然又想起张继,这位大唐科举的落榜者,为何会想起他,我自己也不知道,或许一直以来我便喜欢他那首诗的缘故吧!不知觉中我便念了出来:夜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此时此刻,我感觉有点累了,走回房间,准备大睡一觉,或许一觉醒来,阳光照满大地(满大地),我将对着大海,放声高歌。

第二章:《傻子,梦境》

自然醒来,已近黄昏,许久没如此大睡了,起床之时,顿觉肚饿,正准备去解决之时,一老友打电话说他会来找我。我便走出门口,仰望天际,金光映照于天地(于天地),遍处尽染夕阳红。此情此景,不由使我想起一同学之名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刷牙。我会心一笑,静候老友。

老友名叫夏雨,是我中学同学,为人幽默>风趣,他很得意自己有如此潇洒的名字,至于潇洒在何处,我也就无从得知了。在那个年代,他曾交过一女友,貌似初交,如说初恋,他是不赞成的。此女样貌甚可,据闻他为此女笑容迷住,于是相约于某海边,一天之内做完男女朋友该做与不该做之事,半年后分手,他曾对我说:他不爱她。我问:你不爱他怎会和她一起。他说:生理需要。我无语。

老友到来的时候已近八点,我们到一家村民开的小饭馆吃饭,他曾有意(曾有意)无意中向我提起有关晴子的事,我总是巧妙的转开话题。他也知趣,便不再提起。饭后,我与他漫无目的走着,漫无边际的闲聊着,与他说话,总会令我心情>舒畅。这一夜,我与他一直聊至天明,至于具体聊了什么,也不重要了。清早,他有事要走,我便送他离开。

躺在床上,我痴痴望着天花板,一直无法入眠,我在想着: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为名?为利?欲望这东西很是玄妙,它会在你不知觉中侵入你的思想当中,使你为之疯狂。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在欲望中死亡,又有多少人在欲望中重生。它是好是坏,也将永远存在于人世间,直至生物的消失。而我,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懂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活着。或许我是知道的,只是我自己不愿面对而已。

即使在白天渔村也是安静的,偶尔也会传来几声狗叫的声音,刚来的时候,一只小黑狗老是喜欢跟在我的身后,我也任由它,偶尔也会与它玩耍,而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没见过它。可能它有新的跟随对象了,也可能它恋爱了,忙着拍拖便忘记了我。

没了睡意,我便出了门,村子里男人女人都出了海,只有三五成群的小孩在欢笑玩乐。我又看见了他,一个傻小子,他还是一个人呆呆坐在一颗大树下,嘴巴自言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语,我往他的身边坐下,他用那特用的迷惘眼神看了看我,我对他笑笑,他也傻傻的对着我笑,又或者他没对我笑,因为在我的记忆当中,他的笑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他没有在意我的到来,依然认真的在继续他的泥房子工程。我背靠着大树,望着他的笑脸,渐渐入睡。

醒来后,夜已黑了,冬日里的夜总是来得特别快,身旁的傻小孩也不知去了何处,只有地上的泥房子证明他曾来过(曾来过)这里。我回味着刚才梦的美好,这是一个真真实实的梦。对于梦,我认为梦是存在于过去与未来的时空中的,比如梦会将你带回到你的回忆之中,即使早已忘却的事也会在梦中渐渐清晰。又比如你从没有去过这样一个地方,你却会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这个地方你在梦中早就已经到过了。梦中的她很美,我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我知道她不是晴子,因为晴子不会那么温柔的拥抱着我,她的笑容清澈如水般包围着我,她的脸如梦如幻,隐隐约约,若隐若现,她的白衣似雪,如同仙子一般。我们就这样一直相拥了许久,而后我与她并肩而行,这一情景似乎也曾有过,她好像在和我说着什么事,我静静的倾听着她的话语,一直一直,到了最后她走了,我呆在原地,目送着她的离去。

我静静的坐在大树下,冷风呼呼的刮,我并没有感觉到冷,此时在我的身上似乎依然残留着她的芳香,她的温度,我就一直如此坐着,因为我怕我一站起来,那份温馨将会永远的离我而去,不再复返。

夜越来越深,一个黑猫从我面前走过,望了望我便离开了。村中的渔民也陆续归来,就这样,一天又即将过去。我想我该回去写点什么了。

第三章:《小城故事>多》

离渔村最近的城是个小城,偶尔的时候我也会到那游荡,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有了游荡的嗜好,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闲时便喜欢到陌生或者不陌生的地方走走,总能从中获取快乐>,这也许对于一些人而言,这样的生活没有味道也缺乏激情,而我却乐此不疲,似乎在追寻着某些东西,又似乎不是。

进城的路有两条,一条往我家左边走,一条往右边,左边的路平坦而直,因此可通车。没有要紧事非得尽快进城处理的话,我都会选择右边的路,此路是顺着海边一直走的,路是小路,两边杂草丛生,弯弯曲曲,而对于我如此喜静之人,我是很欢喜这条小路的,即便是闲来无事我也会到那逛逛,或者躺在路边的杂草丛中,聆听着风声,鸟声,海水声,渐渐入梦。

对于我而言,到何处都是一样的,因而,我便少了一份赶路者之焦急,多了一份流浪者之从容。因为我是没有目的地的,如果非要弄个目的地出来,我脚下的路便成了我的目的地。虽很是荒谬,但对于我自己而言,确是这样。

小城的名字叫古城,至于有多古,也是无从考证的,据闻古城在古时乃战争要地,而到了如今城里唯一显得古的就只有那座残破的钟鼓楼(钟鼓楼)了,此楼建于何年何月我并不知道,在我的儿时记忆中,只有楼下一个个小篮子装的弃婴令我感到心寒。每每想起,我便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一出生便被狠心的父母抛弃了,运气好的被收养了,运气不好的只能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小城分为东南西北街,东街最为繁荣,我的初中生涯就是在那条街的一所中学度过的。现在回想,已有十多年,那个时候我有那么一个朋友,我与他是同桌,感情一直一般般,但不知为何,直到他要转学的前一个月,我们成了好朋友,双方都有着相见恨晚的感觉,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在前一段很长的时间都不曾有过,他转学后,我与他一直有书信来往,而久而久之,信从多到少,直至没有,也不知为何。可能正如我一朋友所说:爱情>和友情>一样,都是不能勉强的。但是,在有的时候,我依然会想起他,或许吧!那种感觉在我的脑海中早已占有了一席之地,再也无法将之抹去。有的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再次相见的时候,那种感觉会不会从此烟消云散,或是与他还能成为好朋友。想归想,但却始终都没有去找过他。

我在小城中逛了一天,黄昏时分,闲来无事,不知不觉竟逛到了老友夏雨的门口,便约他出来他一起闲逛,他今日很是兴奋,聊着一些关于她女友之问题,他经常对我说,他会三十岁才结婚,现今恋爱只不过是为了排解无聊>。我总是一笑而过。而这个时候,他总会很认真的对我说:枫,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小城的夜晚很安静,街上的行人稀少,原因很简单,城里治安很差,帮派众多,属于典型的三不管地带,不时都会听闻一些关于抢劫或打架的事件。而每聊起此类事件的时候,老友总会滔滔不绝不觉为我详细讲述事件的来龙去脉,仿佛亲身经历一般。

不知我运气好,还是坏人看不上我,又或许小城并没有传闻中那么乱,因为很多人为求某种语言上的快乐,总是喜欢将事情夸大其辞,人云亦云之后,传说便会变得更加传说。总而言之,类似事件从来都没有在我身边发生过。

在这个世上,有着这样一群人,出门怕被抢劫,游泳怕被淹死,坐车怕出车祸,或许他们此类人的人生>态度貌似正确的,而我总觉得,如何活着未免太辛苦了吧!

逛累了,我们到一间小吃店喝汤水,不知觉中,他与我聊起了晴子,而我不知为何也任由他说,或许在我的内心深处仍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吧!

我知道,其实没我在她身边,她依然会过的很好,或许对于她来说,我不过是她生命中一个平凡的过客而已。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的十二点,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星星,痴痴的沉思。

第四章:《那些梦想》

海的尽头是什么,我静静的躺在海边的大石头上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会是海么?会是陆地么?为什么我会想着如此无聊的问题,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想到那里,那里有着我儿时的梦想。人的一生都是有梦想的,但梦想却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随之改变。我也是人,所以我也有梦想。正如前面所言,我有过很多梦想,但无可否认的是,那个梦想是最长久的,直至现在我都没有遗忘过。

明朝永乐年间的郑和是我所羡慕的,这个身体某次有着缺陷的人,却能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获取永乐大帝的支持而七下西洋,完成中华历史上的伟大壮举,他的一生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最后也死于梦想的归途中,此生无憾。

但梦想终归是属于飘渺梦幻的东西,不然它也不会叫梦,想,了。有梦想的人不要忘了你身边的人都是有梦想的,所以真正的梦想是要埋藏在心底为它筹备力量的,而不是整天挂在嘴边吹梦的。吹梦吹着爽却也把所谓的梦给吹走了,得不偿失呀!

读书的年代,有些人会为自己订立一个严格的学习计划而到头来却总是半途而废,也有些人会下定决心下个学期如何如何努力,而总是会演变成下下个学期如何如何努力。我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老子不用功,希望儿子用功,儿子不用功希望儿子的儿子用功。这些都是小小梦想,而反思反思,如此小小梦想都如此难实现,何况所谓的大梦想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不是自欺欺人之人,而是相信自己谎言之人。

海风轻轻吹着,我呼吸着风的温度,陶醉于自己的回忆之中。

一条无名小道上,我与晴子并肩走着,她的笑容很天真,眼睛清澈如水,她对我说:她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我微笑着直视她的眼睛,没有言语。小道一眼望不尽,不知延伸至何方。天色渐暗,小道上安静之极,两旁的树木随风摇曳发出怪异的音符,虫子也开始叫了,晴子轻轻靠近我的耳朵,悄声对我说:枫,会不会有鬼呀!她的声音透人心扉,涩涩的,回荡在我的心中,久久不散。我感受到她的害怕,也靠近她的耳朵轻声说:有我在,不用怕的。她往我的身边靠了靠,我们依然并肩走着,一直到小道的尽头。

人类对于未知事物都会感到害怕,这是本能。假若,穿越时空最终成为现实,当今的人类回到古代,古人也会将之视为外星人了。

人类很聪明,对于未知总会给于一个理由,如此,鬼便出现了,它也将成为一个理由,存活在人的心中。

海风依然,我从回忆中醒过来,浪花一层层有节奏得拍打着我身下的大石头,如一首动人的曲调。

离开了大石头,我不知觉又走到了傻小孩的根据地,他依然日复一日背靠大树继续他伟大的工程。我微笑着坐在他的身边,他没有看我,城堡在他的手中逐渐成型。此时,他专注的模样令我感动,我也发觉他这次的城堡规模似乎比往常大了不少。

一只小黄狗走了过来,它温顺的在傻小孩的身边坐下,与我一起望着渐渐完成的城堡。

也不知过了多久,傻小孩站了起来,脸上傻笑中似乎也带着满足。

他走了,它跟在他的身后。我望着他的伟大工程,想着,到了明天城堡将会变得面目全非。但我知道,他依然会为自己建起一座更伟大的城堡出来。

城堡早已刻在他的心中,不管风吹雨打,永生不灭。而我心中的城堡却仿佛经受不起岁月的摧残,渐渐消失。

第五章:《活着,为了什么》

有的时候,我总会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往往到了最后问题却依然存在着,不为什么,只因为直到如今这个问题我终究没有想明白,即使明白也只能算是一个假明白吧!

有人也许会说,人活着,开心就好,无需多考虑其他,而现实中的现实有时候却是无奈的,人在现实的大海中飘,身不由已也!

如今的我搭上了开往县城的列车,车上人很少,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听着一首名为「梦中的婚礼」的曲调,依稀感受到了曲子里的意境,曲调幽幽清澈,扣人心扉。我陶醉于伤感(于伤感)>静寂的音乐声中,闭着眼睛,静静沉思。

曾几何时,一个朋友与我说过:悲伤不会永远存在的,它的尽头将会是无限美好,人可以悲痛,可以伤感,但不能迷失自己,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

到了县城之时,已将尽中午,我继续了我的闲逛旅程,在别人看来或许我是在漫无目的闲逛着,而我认为我是在漫有目的的闲逛着,至于为何,让我打个比方吧!有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我的朋友叫他出来吃个饭,聊聊天。没有其他原因的,我只不过是想见见朋友,请他吃个饭而已,正如我大老远来到县城,原因很简单的,我只不过想来逛逛,找找回忆而已。

生活便是如此矛盾,复杂,简单,人不同罢了。

在我的人生中,回忆是很重要的东西。随着时光的流逝,不好的回忆渐渐随风而去,而美好的回忆却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即使记忆中的人或物也会随之淡忘,但那份味道却是永恒的,无法忘怀。

在我儿时的年代,家中曾养过一只狗,它听话,可爱,也很忠诚,我管叫它小黑,它总喜欢跟在我的身后,我也欢喜与之玩耍,后来它死了,我家再也没有养过狗。

从今往后,小黑便一直活在了我儿时的记忆中,或温馨,或伤心>。

无意中的有意,我独自一人逛到了县城的海边,望着一片绿色无垠的红森林,我微笑了,这是会心的笑容。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孤单落寞的少年身影,他手上拿着一本书,静静的走着,坐着,沉思着,也不知道此刻的他究竟想着什么。

时间流逝,我沉醉在回忆的长河之中,徘徊着,不愿离开。

海风轻轻吹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眼前飘过,我从沉醉中醒了过来,一样的头发,一样的颜色,一样的眼睛,一样令人疼惜的神情,一切如此美丽动人。她走得很慢,望着似曾相识的背影,我笑了,我知道,她不是她,而即使如此,我的眼睛依然离不开她。

或许不久,又或许过了很久,她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闭上了眼睛,心情不再平静,我在想着,如果真的是她,那会是咋样的情景。

人有的时候很奇怪,总会拿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欺骗自己,而当理由不再是理由的时候,便不知不觉的迷失在自己设下的圈套之中。

我忘不了她,因为每当我觉得自己已经忘了她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伤痛将我唤醒,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是多么地爱她。

夜渐渐深了,没有月光,也没有星星,而风却越来越大了,吹在我的身上,也吹进了我的心里,这种感觉好冷。

我带上了耳机,听着《梦中的婚礼》,旋律依然,我依靠在一棵大树下,闭上眼睛,静静倾听着曲调中的伤感。

生的时候,不畏惧死,死的时候,依然存活,生与死的交替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死了的人死了,活着的人活着,死了的人活着,活着的人死了。生生死死,究竟为何。

梦中的我在何方,我轻声问着自己,我为何生来就是我,我为何不是他或它,这是哪里,而我还是我,迷惘着,沉醉着,不知道答案在哪里。

第六章:《往事,终成回忆》

那一片海,依然很蓝,那一片天,依然沉寂,不知为何,我已无法自控。

一股难以忍受的冲动,使我搭上了开往省城的列车。

旅途中的我一路想着那些年,那些事,那些我身边可爱的人儿。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名为若树。

在那个年代,我认识了他,便与他结交,成了朋友。

他曾与我说:一世人,两兄弟,真正的朋友,是一辈子的。那时候的我也许不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只知道这句话,我一直记在了心里。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故事美好而又充满着悲剧的色彩。他曾暗恋(曾暗恋)一个女孩,或者也可以说是明恋。

在那个纯真的年代,纯真的男人,纯真的女人,交汇着成为一幅纯真的画,一幅叫做初恋的画。而初恋,一般都是不会有结果的。

N年的夏天,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新同学),白净的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大家好,我叫若树……”

“帅哥耶……”不知哪位花痴的一句话惊醒了睡梦中的我,我抬起头看了看,继续睡觉。

他喜欢的那位女生叫花雨,我认识他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一个他以前的好朋友。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若树与花雨相识,在一个月光璀璨的校园中,他与她谈天说地,直到天明。

而后,他们并没有在一起。

N年的春天,他们依然没有在一起。

N年的春天,我第一次见到了她,一个很美丽的女生。

N年的春天,他们在一起了,而后,发生了许多事(许多事),喜事,忧事,悲事,乐事,到了最后成为了他们的故事。

或许吧?这便是青春。

故事的结局总是很简单,因为故事始终只不过是个故事,而故事的结局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命依然在继续。

多少年后,他也曾与我谈起他与她的故事,我们都释然了,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释然是我另外一个很好的朋友,此君之情感故事>可谓妙趣横生,他曾喜欢(曾喜欢)一狮子头,狮子头很可爱,几番书信来往之后,狮子头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释然与我都释然了,他与我说:“真正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她,主要她开心就可以了。”这句话其实无非就是那句话:“爱并不是拥有,而是付出。”而这句话令我有一种放屁的冲动。

那一年,释然付出了信件与他的爱,所以他释然了。

释然的思想是很有超前主义的,比如他曾与我(曾与我)说过,他要40岁才结婚,过年对联用英文写,女朋友是可以交换的,如此等等之想法。

有一天,释然告知我,他有女朋友了,而又有一天,他告别纯真了,一天天过去了,他的女朋友如同天气一样变幻无常,肥的,瘦的,高的,矮的,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不知不觉中,我释然了。

悲剧故事的开始,美丽就在倒计时。美丽故事的结束,悲剧就在倒计时。

而我与她的故事结束的如此突然,如此自然,当我不顾一切,冲出命运的枷锁,来到阔别多年,她的身边,一切物是人非,她依然,相见有语,感觉无言,我总觉得,我要做那么一件事情,就是告诉她,虽时过境迁,而我依然未变。

而童话里的故事,都是虚无缥缈的。

那一年,那些故事……

结局与构思总是背道而驰的,梦毕竟是梦,现实毕竟是现实,那一句再见终于在拥抱中轻声的在心中道出。

“再见了,亲爱的人儿,祝愿你永远幸福>快乐”。正如释然君N年前明白的。

多年以后,我与若树,释然,夏雨,游荡在苏州河的城边,回首往事,我们都笑了。

QQ>:http://user.qzone.qq>.com//main枫夕暮: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缘来是你头像
    缘来是你 2017年05月09日 13:51

    我会把男朋友跟追求我的自己的人作对比男朋友有时会用不好的语气跟自己讲话可是另外一个你生气了却只会哄你这就是得手后都不珍惜吗

  • 萧洋头像
    萧洋 2017年05月09日 14:46

    生活最好的时候,是两个爱人哪怕只窝在同一张床上什么都不做,只相互抱着取暖。而我好似已经不知道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现在脑子想的,只是如何安排生活,晚饭吃什么,钱该怎么挣怎么花,要为谁买单,还有哪天洗衣服。最简单的快乐最难实现,不长不短的岁月里,你总不可能只吃番茄炒蛋拌米饭却不腻。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