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桂花香,只愿心无尘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05-06 09:43:00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那些,无法,只是,世界
热门标签:射击游戏 体育竞技 动作小游戏 益智小游戏 情感口述 交友社区
秋已深,天转凉,风儿萧萧,心事如歌,在季节的韵脚里,拨动着灵魂深处的孤独,诉说着那些平湖烟雨,锦瑟年华,岁月山河……

昨日去去,流年成冢;今日种种,逝水无痕。留恋是执着,放下是智慧。

有时,与自己对话,与曾经对峙,与未来较劲,是生命中最勇敢的勇敢。

--题记

[梦圆有几时]

秋,悄然迈进时光深处,成片成片黄灿灿(黄灿灿)的稻田,漫山遍野红彤彤的枫叶,于眼前(于眼前)盛丽弥漫。

失眠整夜,没有理由,只是习惯。头重脚轻地行走于车水马龙之中,与忧伤无关,与尘埃有染。拼命撑开沉重的眼睑,世界喧嚣一片,却是如此朦胧而陌生,嘈杂的,迷离的,魅惑的,飘浮的,怎样都抵不了心中那一方冷落的梦想,怎样都暖不了眼中那一浪浪层层叠叠的凉,怎样都止不了对尘烟旧梦的追忆。

用迷惘而坚定的眼神,望遥远的天边是否有彩虹划过,看苍茫大地是否有惊喜腾空,看尘世烟火于天空(于天空)倾绽又纷落。这个世界很大,大得我们永远无法明了所有存在的真实,不能确定那些美好与丑劣、温暖与凉薄。这个世界很小,小得我们只能目之所极、行之所至,无处遁逃所有命定的结局。

万丈秋阳,不热烈,亦不刺眼,带着尘世的微温恰到好处地洒在大地。那阳光,不似夏日骄阳如火的跋扈,一出场就象要把人蒸发,而是淡淡地氲散开来,慢慢地挥洒,让舒心的暖一点点渗入五脏六腑,融化千古的寒凉,这秋之韵极尽温润柔软。

用温柔的眉眼,荡开深秋神秘的面纱。用微凉的指尖,拨开漫天飞舞的尘埃。用轻柔的脚步,串起曾凋落(曾凋落)风里雨里的誓言。季节的伤感>悄然爬上心头,脸上拼命佯装的笑容,只为了不让泪落下。

行走着,也只是走着,无可奈何,茫茫然然。眼前,有什么,看不见。前方,会怎样,不得而知。只是不想停下而已。人生>,无数个转角,不只是前行需要势如破竹、无所畏惧的勇气,回首才更需要可以直面尘烟旧梦、任一切(任一切)卷土重来的勇敢。也许,人生只有两条路,不是义无反顾飞蛾扑火地决绝奔赴,就是于纠纠缠缠戚戚哀哀中孤独沉沦。无论怎样,前方都是一段未知的旅程。

这是一个浮躁的世界,熙熙攘攘的人潮,挤挤挨挨的车海,无数匆忙的穿梭荡起尘埃阵阵,惹满目迷离。我四处打量,不放过任何一个生动的角落,摇曳的枝丫,盘旋的落叶,奔跑的身影,炫目的灯光,压抑的空气……世界无处不在地彰显着那些喷薄的躁动不安。

临街的店面,悠闲>的女人们凑在一块,有的打着毛衣,有的绣着十字绣,有的在绘声绘色地说着什么,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孩子们则围转在身旁蹦蹦跳跳。仔细打量,她们微笑的眉眼中盛满了幸福>,丝毫发现不了生活>的琐碎于她们(于她们)造成的压力。只是,若真要我过上这样的日子,我会安然接受吗?不,不会。我无法忍受生命这样静悄悄的轻耗,无法忍受那些梦想的无端葬送。

“嘟嘟”的汽笛声由远而近,又飘然远去,空气中颤颤悠悠的动荡冲击着轻飘的身体,有些恍惚。用颓懒的视线望着地面被滚滚车轮碾过的印痕,曲曲折折,悠悠长长,延伸于迷蒙(于迷蒙)而凌乱的尘世,风起或是雨飘,便瞬间没了踪迹,一切消失得如此轻松。而心中的痕,若千金的重压被岁月堆砌得沉甸甸,误入时光深处,刻入骨髓,融入血脉,唯剩说不出的难过>,道不尽的遗憾,停不了的疼痛。

世界五彩斑斓,心素色一片,生活一成不变。友人心疼我深不见底的落寞与遥遥无期的尘封,心疼我为何要习惯过着苦行僧般的日子。其实,我是应该试着给自己找一些除工作、写字之外的新的寄托,聚一些生气,添一点色彩。可就是不愿出走和改变,嫌泡吧太闹、散步狂街太累、打牌浪费时间……我只能,守在自造的世界里,与自己,与文字,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真的喜欢,日子过得无惊无扰、干净美好。就算是习惯沉溺于那些风情万种的(万种的)字字句句,最初也只是为了躲避尘世的复杂与喧嚣,为了遮掩这大千世界里那些扯不清道不明的纠缠与迷离。至少,于文字(于文字)中修炼,学会了用一颗美好而纯粹的心去发现和过滤,尽量把现实想得完美一些、温暖一些。

梦圆有几时?曾经,梦很灿烂,所以心比天高。而最后,那些五彩斑斓的梦,凤冠霞帔,心海跃金,如绚丽的肥皂泡一般在我眼眼纷纷破碎,伴着心碎声声。我,只能紧握双掌、咬紧牙关、捂紧胸口,任千丝万缕的心绪在心中寂灭成灰,跌坠,沦陷,铸成千年枯等的轮回。

此刻,心中已是秋意凛然,无法摆脱的颓败让呼吸都很用力。

[只愿心无尘]

回忆时常偷袭,只是,早已与爱无关,却与岁月有染。

闭上眼,双掌向前推开,幸福之门是否也会随之打开?为何,只感到双手愈来愈无力的颤抖,触不到支点,聚不来力量,心一点点下沉,最终无力投降,蹲在原地给自己一个无力的抱拥,把头深埋。身后,一股无形的力量奔涌而至,狂袭着惴惴不安的灵魂。

记忆是越走越远。只是,疼痛从不曾减少,一点点凝成心中滴血的玫瑰,默然不语。已经忘了自己用了多久,才告别那些爱流泪的日子,才涉过那些万水千山的艰难,才有了今天的安然无恙。庆幸,还是生生地活着。

从不认为,坚守是太不应该的痴傻。因为坚守,即使曾经再怎样的狼狈不堪,即使生活对你设下重重圈套,心中亦会生起无比虔诚的信仰,支撑起未知的明天,期待着拨云见日的喜悦。因为坚信,所以守候,努力积聚着不让自己崩塌的力量,把曾历的苦难当成未来幸福的伏笔。

我看见,幸福就在眼前。可是,却与我隔着永远的距离。

都说,眸光里印着的一切最真实,永远骗不了人。所以,注定了永远赤裸裸的忧伤,即使笑着,也能被人一眼看穿。

无法掩藏,只能一然故我的沉浸,沉浸于孤独,沉浸于走不出亦放不开的颓败。竟然窃喜,这一路风霜,竟从未曾歇斯底里,未曾随流逐流,未曾肆意放纵。

再难过,也要拼命微笑。再忧伤,也要保持优雅。

友人问我,所有看书写字的人是否都有那么一点点沉默与冷落,与尘世格格不入?一语惊醒梦中人,才发现自己好似忘记了语言,没有交流的渴望,没有倾诉的欲望,甚至不想说话,即使开口也是弱弱的、懒懒的,散在空气里,毫无份量,凝滞成说不清道不明的疼痛,肆意蔓延。

时常,细数流年里那些似有若无的感动,收集着人世间那些零零碎碎的温暖,驱逐着这一路走来的疲累,生活的平平仄仄踏出心中无限温暖的韵律,想要镌刻幸福的痕迹。

深秋的落阳,以一袭温婉静好的姿态,收藏起所有光阴里的故事>,将华美的衣裳黯然褪却,心亦跟着下沉,散了最初的温度。

轻倚时光的门楣,看窗外梧桐叶落,枫林浸染,天空万里无云,雁过无痕,手中泛黄的书笺悄然坠地,心在顷刻间痉孪,那些尘封的记忆在心中四处乱撞,发出咚咚的声响,心悠然疼痛。

鸟儿在天空来回盘旋,似彷徨,又似游离。飞得太久,飞得太远,它也想要找一方温暖的栖息之地,得以安全地歇息。

叶儿在空中急速旋转,从容,飘逸,美丽。在尘世的眉眼都为她黯然神伤之时,她却如此悠然自乐,丝毫看不到悲伤的颜色。也许,落叶终要归根,扑向大地是她期待已久的心灵皈依。

原来,生命的美丽,美在那繁华与落寞之间的盛大转换,美在那生长与枯萎之间的轮回接替。亦如人生,经历欢喜悲忧,经历低谷巅峰,经历沧桑厚重,拼命在岁月无尽的跌宕起伏中演绎着坚强。

季节的蜕变,巅覆了那些前程过往。在心事密密挨挨缠缠绕绕的重围中,即使置身于繁华热闹的城市,心却无法平静而安详地融入,怎样也体味不到季节的明媚,怎样也无法感知温暖的心跳。人再多,都感觉独自在空气里飘着。再热闹,都感觉自己置身于千年的冰窖。

江山依然如画,只是美人迟暮。无比倦怠的眼神里,依然焕发出幽素的光,缠了一生,痴了一生,醉了一生,亦疼了一生。想问一声“你好吗?”,想要告诉你“我还在这里”.只是,我们谁也不再是谁的谁,匆匆过客或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是我们最准确的身份。

一个人的清欢,生活的繁乱,让自己无所适从。就连此时的凌乱敲打,想要将所有的心情>慢慢梳理,亦无法安宁婉约。指尖下的跳跃,激动成灵魂深处永不落幕的冷冷悲歌。

都说我心太重,所以注定了无法救赎的消瘦与憔悴,唯有心疼。

我说,这是岁月于我最独特的眷顾与馈赠,我安然接受,并欣然认命。

红尘一遭,心若无尘,那是怎样高洁的境界?

只愿心无尘,那是任多少(任多少)物质堆砌与尘世繁华都换不来的美好。那样的一颗心,永远都会冰清玉洁般高高在上,被人欣喜地仰望着。

[风动桂花香]

月华如练,潋滟无尘,夜的歌唱在心中柔柔飘起,串起曾经被时光遗落的音符。

回眸浅笑,尘世烟火升腾着不绝的飘渺。回首一路,再长再久再多的坚持,亦没能走到最后。一直以为,坚持是一种信仰,是无怨无悔的苦守与奔赴。而于情感>的世界里,又是谁在嘲笑着这无谓的坚持,又是谁在践踏着灵魂深处的美好,又是谁在信誓旦旦后将一切无情摧毁?你的最后,再没有我温柔的陪伴。而我的最后,已把你沧为生命中最陌生的陌生。

若是春夏的风,吹起的总是柔情万千或是风情万种,那些叶儿、花儿、草儿,在风中的姿态总是不胜娇羞的美,婀娜多姿。而深秋的风却是大不一样,象是隐匿于某个(于某个)角落让人毫无察觉的惊喜,奇迹般扫荡着世界,急骤而凛冽,不容你有丝毫的准备,整个世界充满了惶惑不安的动荡,天空云影弥深,叶儿簌簌落下,人儿加快了脚步。

深秋的天空湛蓝湛蓝,若深海中那深不见底的蓝色忧郁。洁白的云朵没了往日的轻薄,而是堆成一座座的小山,错落有致地矗立于天幕,延绵起伏,若梦幻般缓缓游弋,载着轻盈的希翼,飘向未知的远方。地面,正炊烟袅袅,一圈圈一束束向上升腾,婀娜曲折,却永远向上,与天接攘。心顿时喜了,为这天地之梦的合二为一。那么,前世今生是否亦能梦圆?现实与梦想是否可以缩短至零距离?

车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来不及看清。而路旁几朵零星的小白花开得清寂,象是开在前世的精灵,却意外地闪过今生的眸,生生地锁住了痴痴的视线,拴住了冰冻的心,惹我频频回顾。那些花儿,虽是凄怆的白,却白得如此冷艳,如此孤高,如此夺目,如此心疼,如此与众不同。那白,不似凡俗尘世的色彩,只是一眼,就能把坚如铁的心给化了。

想象着,在秋风萧起的时刻,一个美丽的女子立于如水月华之下,如瀑的长发,长裙旖旎,白衣如雪,目光中透着痴痴的寒意,倔强地凝望远方,鬓角别上这无名的小白花一朵,将会是怎样慑人心魄的凄美与孤绝?只是那小小的一朵,已生出足够的风情,是不死的等待,亦是不老的见证。

风动桂花香,是无法控制的香。那花儿,是无数小小的微粒簇拥,却用力地开着。那香,清幽而飘远,暗暗地涌动着多情的心海,叩击着冷寂的心弦,有着一意孤行的过分。风在动,香在飘,扑上面,缠上心,若一条清凉凉的小蛇,无形地游进心里,寂寞>而销魂。

这小小的黄花,幽香而空灵,肆意爬满了空气,充斥于所有的缝隙间,处处芬芳,你逃不开,亦躲不掉。不,是不想逃,即使被浓情四溢的香气淹没,即使被香得浑然忘我乐不思蜀,也愿意在这,迟疑而陶醉。

这一场关于秋的花事,低调地盛开,我却想要探究,她袖珍安静的外表下那些丰满膨胀的秘密。可我知道,她永远说不出,我亦无法懂得,恰如她永远无法抵达我心中的疑惑。

很喜欢漫步于车水马龙的街道,幽幽的桂花香一路相随,淡淡地飘送着久远的香气。有时,明明走了很远,而那经久不散的幽香总让我感觉,仿佛一直停在原地看那一番清丽姣好的模样,就如初恋时所有美好的清晰再现,身后有深情的目光一直温暖相随。

承诺如风,誓言如刀。临水照花人张爱玲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胡偶然(胡偶然)的闯入巅覆了一代才女的一生,让她爱了他一世,亦颠沛流离了一世。她只是他的沧海一粟,而他却是她一生的刺青。她,生于爱情>,亦毁于爱情。可终究她是把这生活读得通透了。于是,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尝遍人生百味,曾经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只剩下静,再没有好,亦没有了安稳。

人生,就象一幅技艺高深的抽象画,不专业和没有睿智眼光的人,永远无法把它读懂。其实,人生一直在按部就班地过着,只因了尘世无端的牵绊,我们无法跟上它的节拍。细品王维笔下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虽有些孤伶伶空荡荡,却有着海阔天空信马由缰的随性与洒脱,何尝不是岁月的另一种馈赠?

瞳若秋水,素心如许,泉涌的心事于温婉(于温婉)的时光中沉淀出琥珀的色彩,晕开隔世的美丽。

我懂,一切只为记得,只因懂得。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屁股罗。头像
    。屁股罗。 2017年05月06日 10:39

    他们是彼此的初恋世界,他们愿意用婚姻延续他们的爱情,誓词是送给彼此的最真的承诺,祝福亲爱的耗子&文心婚庆:摄像:摄影:+化妆:

  • Vincy头像
    Vincy 2017年05月06日 12:05

    继分手后,昨晚我们第二次聊了很久,他怎么还以为是开玩笑呢,他怎么不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呢,我替他发的分手的说说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他怎么没看到呢,也许真的没看到吧!不然也不会这么气愤,完了还把说说删了!

  • 萝莉恋大叔头像
    萝莉恋大叔 2017年05月06日 12:12

    八十年代的重庆,那时候我爸还在和我妈谈对象,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还有无法什么马尔代夫和普吉岛,他们就在这座山城逛逛街,便已满足了进大城市的愿望,据说那时街上也不好意思牵手的,我妈只是一路都不停吃着冰棍儿,我爸就一路给她买…那时候没有动车没有轻轨没有短信,什么都很慢,慢慢的挺好的。[愉快]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