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黄林的作家梦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6-08-31 11:58:12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黄林,李茂,吴杰,到了
热门标签:360圈交友社区 游戏下载 角色扮演 策略战棋 解谜冒险 360圈

授权首发原创作者简介:庄彩建,字修之,号东园主人,陆丰潭西镇人。作品有诗词集《东园集》等。

\

黄林的作家梦

开着黑色电动摩托车,没事四处游逛,他,就是网络小说家黄林,今年二十三了,个子高而瘦,长脸型,高鼻梁(高鼻梁)。他今天要去见一个三轮车夫,于是开着电动车出去了。

上午,天色有些阴沉,黄林在东海人民路头的肯德基旁边看到了李茂,他正停留在屈臣氏门店前,开着辆电动三轮车。李茂五十多岁了,头发有些斑白,皱纹早已爬满了黝黑而瘦削的脸,颧骨很高,两只眼深陷了进去,大概操劳过度的人就是这样子的吧。他常常在(常常在)街上晃悠,忽见前面有人招手,便飞驰过去,在他们身边戛然而止。等他们上了车,他却慢腾腾地开着,跟刚才的飞奔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这辆三轮车开了有些年头了,但由于保养得好,还比较新,深蓝色的车篷是前几天才换的,上面还打着某医院的男科广告。

黄林悄悄把车开上前去,见李茂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南洋软红双喜,刚点燃,就望见他了,于是大声打招呼:

“阿林,我在这儿,已经等你好久了。”

“茂叔,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准备怎么采访我?”

“你先载我在城里绕一圈,从这里出发,绕龙山路(龙山路),再过马街、大街、北堤路、人民路,再回到这边。如何?顺便跟我讲几个故事?我付你车费。”

“好吧。坐稳了!”

三轮车缓缓地前行了。一路上车水马龙,尘土飞扬,让黄林感慨三轮车夫挣钱的不易。刚从广汕公路绕进龙山路(龙山路),李茂就开口了:

“阿林,怎么静静的?”

“我在等你讲故事啊!”

于是李茂讲了一件他五月捡到斜挎包的事。那日,艳阳高照,李茂开着三轮车,刚开至岁宝百货前,一位衣著光鲜,方形脸,长发飘飘,挎着小号粉色包包的年轻女子就招手示意他停下。“去妇幼保健院,多少钱?”女子轻问道。“5块钱。”李茂回答。谈拢了价钱,李茂就开车载着女子走了。等过了红绿灯路口,就往龙山路(龙山路)方向奔去。

一路上,年轻女子接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好像说被男朋友拋弃的事,诉说得涕泗横流。电话那头不停地安慰。李茂听着,本想也抚慰几句,却无从插嘴,只能暗自感叹:现在的爱情怎么有点像快餐?年轻女子好不容易止住悲伤,手机又响了。这次好像是女医生打来的,大概问她到了哪里,病历表带了没有等等。这次女子语气平缓了许多,不像方才那样激动了。这时李茂的三轮车已过了龙山烈士陵园,快到马街尾了。等她听完了这个电话,妇幼保健院就在眼前了。

年轻女子急急忙忙给了车费就走了。李茂接过钱,也就开车徐徐离开了。走了不远,忽觉口渴,李茂就把三轮车停在士多店前,弯腰从车座旁抓出水瓶,咕噜咕噜倒了几口。就在放好水瓶的瞬间,李茂看到了遗落在土黄车垫子上的包包。“一定是刚才那位姑娘的,我得去拿还给她!”这样想着,李茂掉转车头,往妇幼保健院开去。匆忙停下车,李茂就往里面找去,却不见了那女子踪影。于是李茂就在门口等,看能不能再遇到那女子。不大一会儿,女子果然神情慌乱地找来了。一见李茂,女子松了口气,说:

“看到你真好!我的包包在(包包在)你那里没?”

“有,现在物归原主!”

说着,李茂将包包递给了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接过后,查看了一下包里面(包里面)东西,如身份证、银行卡、钱包里(钱包里)的钱,一样不少。于是她(于是她)摸出两百块钱塞给李茂,李茂却不肯收,说:

“这没什么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李茂就风驰电掣般开着三轮车走了。

听完第一件事,黄林朝李茂竖了个大拇指。李茂笑了笑,满布皱纹的脸像开了花似的。这时三轮车刚上龙山桥。黄林往右侧一看,见东河水缓缓流淌,堤岸旁浮水莲开着紫蓝色的花朵。还望见一群老人正在怡心亭上歇息,甭提有多惬意。黄林突然很向往这种生活。他忽想到正事,忙问李茂:“茂叔,第二件事呢?”李茂沉思了一下,忽又讲开了。

这是发生在六月间的事了。那天正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路上很滑。李茂也歇不住,又出来载客了。他在人民路尾的金德丰商场门口附近停下候客。李茂刚抽上香烟,一辆黑色丰田小汽车就失控撞上了他的三轮车尾,李茂身体前倾了一下,差点摔倒,幸亏车速不快,不然李茂早飞出去了。李茂火冒三丈,急忙下了车。那边丰田车主却慢吞吞地打开车门,见他三十出头,西装革履的,车前座还有一妖艳女子。还没等李茂开口,这车主即骂道:

“什么破三轮车?也敢停在这里!”

“撞了我的三轮车,你还有理了?”李茂气忿忿说道。

“是我撞的吗?谁看见了?”车主说着,指了指周遭。

围观的人不帮李茂说话,反而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有的还拿手机在拍照,在录视频。

李茂原想揪住车主,痛揍几下,无奈力不从心,毕竟岁月不饶人,老了!李茂没办法,只好自认倒霉,开着三轮车走了。而丰田车主却冷笑了几声,戳着李茂的背影,骂道:“废物!这就是废物!”

李茂装作没听见,他匆忙开车离去了。此刻,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好像老天也在讥讽他一样。这是李茂最气愤填膺的事了。直到现在说起,他也面露愠色。

听后,黄林拍了拍车皮垫子,吼道:“太可恶了!这种社会败类!”

这时三轮车已开到了马街的龙山中学东门口。穿着深蓝和白色相(白色相)搭配、木棉花做校徽的校服的学生鱼贯而出。黄林却想起了自己在龙山的高中生涯,那是一段辛苦却又甜蜜的时期,可惜他后来辍学了。刚想着,三轮车已差不多到了安踏专卖店门口。“茂叔,还有故事吗?”黄林又问道。黄林大概听故事听上瘾了。“我再说最后一个,关于抓贼的事。”李茂喝了口水,说道。

那是在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月色朦胧,李茂开着三轮车,正准备去油槎街那里。经过六驿路,见建设路南五巷内有人在奔跑,后面跟了一个中年妇女,她边追边嚷道:“抓贼啊!”李茂见状,忙停下车,也帮忙追赶去了。那是个染着红发,像个瘦皮猴一样的小贼,刚抢了中年妇女的苹果手机。李茂追了一段,忽绕到另一巷道,准备包抄这小贼人。等快擒到了,小贼又一闪,从李茂的左臂下钻了过去。李茂于是继续追逐。

那小贼一路狂奔,忽绕进桃园一横巷,直跑到桃园门诊路那儿,才稍微停留一下喘口气。见李茂快赶上了,又拼命逃离了,往六驿新村方向而去。李茂和那中年妇女边追边喊道:“快帮忙抓贼!”可惜没什么人响应,凑热闹的就有。

贼人闯过六驿路,闪进小巷,忽又绕入桂花路,李茂和那中年妇女紧追不放。二人追至六驿学校门口,忽见前面有一摩托车挡住了小贼的去路,这才让李茂擒住了。李茂刚想揍几拳,那贼人却跪地求饶了。中年妇女夺过苹果手机,马上报警。不久,治安巡逻员赶到了,小贼也让他们押走了,中年妇女随之协助调查去了。

听完三件事,黄林感慨万千。不知不觉间,三轮车已到了人民桥头,正准备绕进人民路。“茂叔,就在这里下车吧。”黄林说道。

黄林塞了一百块钱给李茂,就赶紧跑开了。李茂在后面大喊:

“阿林,还没找钱给你呢!”

“不用了!下次我还要听你讲故事呢!还有,跟摩的司机之间要和睦相处。再聊!”

“好的,感谢!”

黄林走到了金钗桥边,发现原先依依的垂柳不见了,唯有不远处的木棉花还留在那里,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黄林倚着桥栏杆,想起刚才听到的关于三轮车夫的三件事,有种欲把它记录下来的冲动,于是他(于是他)急匆匆回去了。

\

黄林完成了三轮车夫李茂的往事记录后,传给网站发表,结果读者阅读量很大,反响强烈,赞誉之声纷至沓来。黄林于是趁热打铁,着手寻找下一个故事的素材。

八月的一天上午,天高气爽,黄林穿了件圆领浅灰秋衣,开着电动摩托车,从东海家中出发,准备到东河边溜达溜达。黄林左突右拐,很快就到了北堤路。他已经跟朋友吴杰约好了,在原陆丰大酒店门口见面。吴杰是个年轻小伙子,刚满二十五岁,也是瘦弱的人,但留着很长的胡子。他前段时间失业了,这段时间却爱上了钓鱼。

黄林开着开着,到了迎仙桥边,远远就望见了吴杰,他正站在怡心亭的东河题字碑旁等待。黄林开近了,问道:

“阿杰,准备到哪里钓鱼?”

吴杰指了指距金华来购物广场不远那边,“双拥宣传栏”对面。于是吴杰带着钓竿,提着水桶,当然还有一些香饵之类,走了过去。黄林紧跟在后面。

不大一会儿,到了。找个榕树阴比较浓密的地方,吴杰就开始准备垂钓了。在钓竿的尖钩上挂上香饵与浮漂,然后用力抛了出去。两人倚着河石栏。黄林忽从口袋里掏出硬中华牌香烟,递了一支给吴杰,然后自己开始吞云吐雾。两人便谈起了话。黄林问道:

“阿杰,你的电子厂做得好好的,怎么辞职了?”

“别提了,都是臭脾气惹的祸!”

“哦,那说说你钓鱼的事吧。”

“可以。”

于是吴杰跟黄林说了一段关于钓鱼的事情。原来吴杰是不喜欢吃鱼的,尤其讨厌那哥鱼与巴浪鱼,因为闻起来腥味太重。但他却喜好钓鱼,有点欧阳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味道。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为了排解烦闷,只好到河边来跟鱼打交道了。吴杰的妻子叫陈英,矮小,略胖,目前在朋友的银锭铺帮忙。吴杰失业了以后,家里全靠陈英一人张罗。她对吴杰的钓鱼之事不大赞成,认为应该专心去找工作。而吴杰却反驳说,工作不是一朝一夕就有的。因此夫妻之间闹了矛盾。

黄林听了之后,拍了拍吴杰的肩膀,安慰道:

“工作慢慢找,不要急!你也要忍忍,不要总跟阿英吵,会让人笑话的。”

“我知道啊,可我这暴躁脾气,唉!”吴杰说着,叹了叹气,猛抽了几口烟。

“我也替你问问看,如果有合适的,我再跟你说。”

突然,河面浮漂剧烈地动了几下,一会儿,浮漂直沉了下去,吴杰猛地一拉竿,一条两三个手指大的罗非鱼就在堤岸上活蹦乱跳了。吴杰弯下腰,轻解了下来,扔进了已经装上了河水的桶。只见鱼尾有力地拍打着水桶,好像在发泄着心中的怒气。吴杰又装上了鱼饵,重新抛下水去。

黄林见状,朝吴杰竖了两个大拇指。“这没什么,钓鱼需要耐性!这好比你写小说,太过急躁,写出来就没什么味道可言了。”吴杰轻声说道。

“也是!小猫钓鱼的故事,我还是知道的。”说着,黄林笑了笑。

吴杰没说什么,而继续钓他的鱼。

黄林忽然觉得喉咙干燥,于是走到电动车里拿了两瓶恒大冰泉。递了一瓶给吴杰后,自己就喝了几大口。

这时东河河面上比较平静,一群大大小小的罗非鱼挤到了岸边,正吐着泡泡。远处的浮水莲正随波逐流着,好像它们也不甘心留在这浑浊的水里,寂寞一生,也要流向大海,见识天地的辽阔。偶有鹭鸶翩然飞过,尔后又消失在茫茫远处。忽然来了一条小船,船上两人正忙着打捞河里垃圾。岸边的台阶上,有些妇女正在用力地浣洗衣裳,还有的在悠然梳理头发。再看看怡心亭,石径蜿蜒曲折,亭内几个老人正兴致勃勃地打着牌,旁观者很喧闹,也有几个躲开他们,正在认真地下着象棋。还有一个干脆躺在石椅上(石椅上),还拿草帽遮住脸,估计在睡梦中逍遥自在呢。

黄林看着这一切,似乎感到了人生之艰难与充实。“人生百态,皆可为诗为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与意义。”黄林这样想着。

吴杰瞅了瞅黄林,用胳膊肘捅了捅他,问道:“在想什么?”

“没啊,看风景呗。”黄林答道。忽问吴杰:

“钓了几条?”

“三条,都是罗非鱼,钓不到其他的。”

“那你继续吧。”

吴杰忽然提竿,一条大罗非鱼随即噼噼啪啪地在脚下乱蹦。解着鱼钩,吴杰说道:

“鱼不在多,快乐就好,况且我又不吃鱼,只钓给家人吃。看到他们有新鲜的鱼肉、鱼汤,就感到很幸福了。阿林,你说是不是?”

黄林听后,露出了微笑,又点了点头。

“还有,找工作,就像钓鱼,耐性重要,运气也很重要。”吴杰继续说他的人生哲理。

“还有散心也很重要,不然容易得抑郁症的!”黄林补充了一句。

“对对,说得好!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正聊着起劲,忽然来了一个小孩,手上捧着一块石头,黄林正感疑惑间,那石头已砸向河里,“嘭”的一声,迸溅无数水花,吓得游鱼四处逃散。吴杰很惊讶,却并不生气,只说道:“小孩子,不要太调皮了,你妈妈呢?”

小孩子妈妈急忙跑来,连连道歉,吴杰却表示没什么关系。

等少妇和小孩走了以后,黄林说道:

“这你也不生气?”

“小孩子嘛,贪玩而已,并无恶意。这其实也像人生的挫折与困难,懂得笑脸相迎,你终究会成功的。”

两人就这样边谈人生边钓鱼,很快到了中午时分。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黄林看了看手表,说道。

“那你先走吧,我想再钓一会,阿英中午不回家吃饭,回去也是一个人。”

黄林急急忙忙回家去了,他要把刚才的一幕幕描述下来,还想好了个题目,就叫《不吃鱼的钓鱼者》。“不吃鱼,却喜欢钓鱼,妙哉!但有多少人能做到呢?”黄林在心里暗暗想。

\

不到一周时间,黄林就发了《三轮车夫的三件事》与《不吃鱼的钓鱼者》两篇小小说,一时间声名鹊起。做过教师的老父亲知道后,很是惊喜,但劝他说:“不要骄傲啊,要继续努力!你要向老一辈作家看齐。”黄林听后,一直点头。他心里想:“尽力而为吧,成名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是多读名著,多练笔,多找素材吧。”但母亲却不像父亲那样明理,总说什么要干正经事,写文章写那么多,顶什么用?因此父亲常和母亲争论。黄林只回应:“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然后,他就开辆电动车出去了。

这次黄林换了件蓝色衫,正准备去见在红星综合市场开文具用品店的,叫张诚的朋友。

黄林开车绕进人民路,又从麦当劳旁边进入,不久就到了张诚的文具店。

张诚正在忙碌着,只见他把几盒金万年(金万年)牌水性笔递给了一位顾客,又忙着收钱找钱。然后整理那些被顾客弄乱的学习配套资料。忽见一个篮球掉了下来,他又连忙走过来摆好。黄林见状,不敢打扰他,只把电动车停在店旁,默默地抽起烟来。

张诚忙完了,忽抬头看见了黄林,急忙走过来,亲切问道:

“来了也不说声,招待不周了,抱歉抱歉!”

张诚穿了件白衬衫(白衬衫),长得很斯文,可以用眉清目秀来形容,可惜也是明显偏瘦。去年高考落榜后,他闭门三天不出,只靠酒精麻醉。还捧着张中山大学的校门照,边看边流泪。父母苦口婆心的劝说也起不了多大作用,黄林也上门劝慰了好多次。后来他自己终于想通了,才重新振作了起来。但也没再继续读书了,就在父母的文具店帮忙。

“要不要来根烟提提神?”黄林问道。

“最近喉咙痛,没敢抽了。”

“乖孩子,哈哈!”

说着,黄林找了张胶椅子,坐了下来,并翘起了二郎腿。

“这段时间你成了网红了!阿林,不错嘛!”张诚打趣道。

“写点小说罢了,反映一下城中百姓的真实生活与心声。”

张诚倒了杯大红袍茶给黄林,黄林接过喝了一口,然后搁在收银台上。

“阿诚,生活过得怎么样?充实吧?”黄林望了望店四周,问道。

“马马虎虎啦!就是忙得很。我爸又病了,胃痛,老治不好,看了好多中医。”张诚说完,眉头紧蹙。

“慢慢调理,不能求功心切,这需要时间。就算是再高明的老中医,他也不能一下子就给你治好。只能喝中药,会比较治本!”黄林安慰道。

“也只能这样了。我爸的病情让我分心太多,导致其他的事情都办不好了。” 张诚说到这里,微微叹息。

“会好起来的,放宽心。恢复至少也要三个月。还有叫你老爸乐观点,偶尔出来走走,这样身体会康复得(康复得)快些。”

张诚给黄林添了一些茶水,说道:“来,喝口茶,润润喉咙!”

黄林呷了一口,向店外望了望,门口的四季桂已开出了淡黄色的小花,芬芳随风飘散。但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们都行色匆匆,根本没有心思来观赏,来体味这秋意的淡与浓。忽来了一个拄拐杖的老爷爷,在花前驻足,他弯下腰,仔细地抚摸着、嗅闻着,像跟一个熟识的人打着交道。老人笑了笑,徐徐离开了,还不时回头望几眼。“真是个懂生活的人!”黄林感慨着,忽然问道:“阿诚,我这次来,是想听听你的大学梦。”

“大学梦?呵呵,怎么说呢?”张诚用手摸着额头,说道。

“随便说一下。”黄林应道。

“哦,我倒是曾经向往过,也追求过,但无奈当时太偏科,理科成绩不行。现在已成为一大遗憾了。但想想,大学并不是唯一的成才途径,在社会工作中磨炼自己,相信也能取得成就,心里也就宽慰了些。既然你要写我,那就随便你好了,但要写好一点,不能用真名。”

“那是当然。像我这样,高中还肄业呢,甚至连大学录取通知书都没见过,还不混得好好的?”

张诚心想:“大学梦么?多么的遥不可及,怕是永远也实现不了啦!付出了多少努力,最后都一无所获。还是趁早醒醒,做个小老板实在些。”

对面黄林拿个笔记本正写着什么。张诚于是问道:

“大作家,在写什么?”

“一些所见所闻所思,得马上记录下来,不然回去之后就忆不全了。”

黄林忽停下笔,问张诚:

“最近在看什么书?还有,假如你苦恼了,你会借酒消愁吗?”

“书嘛,偶尔会翻翻,昨天还在看徐志摩的诗歌集。至于酒,现在不怎么喝了,人烦躁时,倒会去陆丰人民体育广场跑几圈,边跑边吼。”

“这个特别,我记下了。还有你会去函授大专吗?比如去读陆丰电大。”

“这个现在不好说。如果继承家业,就不读了,但如果想去大厂子做,就得去函授。毕竟这个社会还是很看重文凭的。”张诚说完,忽问黄林:

“阿林,你除了写小说,你还在做什么事?”

“我刚搞了一个作文培训班,收了几十个爱好文学的(文学的)学生。”

“这很好啊!为后代着想。其实读大学也是为了服务社会,报答社会,不然读来干吗?”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间,有个大约十二岁的女孩子来买改正液,张诚递给了她,女孩子扔下钱,就飞地出门去了,像只俏丽的蝴蝶。

“这个女孩子经常来买东西,她爸是位中学教师。听说她很有文学天赋。”张诚说。

黄林望了望女孩子远去的背影,忽觉得未来文坛有希望。

“想把她邀请入培训班,当人才培养。”黄林喝了口茶水,说道。

“人才只能慢慢培养,不能急于求成。振兴家乡文学,你们任重道远。为你们加油!但现在关键是把我的大学梦写好,哈哈……”张诚其实也有幽默的时候。

“这个你放心,肯定会写出一个全新而与众不同的你的。至于文章方面,你有空也可以写写,然后向一些报社投稿。你的诗歌也写得好,这是你的优势。”

“假如时光能倒流,我还是会努力去研究理科的,人的全面发展很重要。诗歌嘛,平时也有涂鸦一下,但因工作太忙,数量不多。”

“慢慢来,你前途无量的,一起加油!”

“但人生总有一些遗憾,遗憾也是一种凄美吧。”

“说得在理!”

时间将近晌午,又是该离开的时候了。“要不要一起吃个饭?”黄林问道。

“不了,我走不开,改日,改日我作东!”

黄林慢悠悠开着电动车离去了,街上人流拥挤。他又要赶回去写稿子了。网站约稿的时间只剩下几天了。他打算把这次采访到的题材写成另一篇小小说,名字定为《小老板的大学梦》,准备从他高考落榜后写起。“当然,得用化名,就叫章实吧。朱熹说过:‘诚者,实也!’就这么定了!”黄林心想。

\

经过三篇小说的发表,黄林在网络上名声大噪,投到报刊的一些散文也得以发表了。接下来他要尝试写些短篇或中篇了,他并不满足于小著作。黄林还特地叫成为书法家的朋友,题了苍劲有力的“天道酬勤”四个字,还装裱了挂在墙壁上。让它时时刻刻激励自己:前进,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与挫折,一直向前进!“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黄林时常在嘴上这样念着。

黄林老父亲对儿子的成就感到满意,但又忠告了一句:“戒骄戒躁,你会写得越来越精彩的。”

黄林听后,默记于心。

黄林的父亲以前也写过一些散文作品,当年在东海还是小有名气的。他笔法独特,结构新颖,曾受到(曾受到)一些作家的好评。因此,黄林很崇拜父亲,对父亲的话奉作名言。

作家是黄林的梦,一个极其美妙的梦,相信终有那么一天,黄林会实现这个梦,那时也会成为像韩寒、郭敬明那样的文坛旗帜人物,但这是很遥远的事情。但倘若他会坚持笔耕不辍,虚心向名家请教,尔后事方可成。

\

更多精彩美文请关注‘中国诗歌文学精品’微信公众号:wenxue517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最美好的六月0头像
    最美好的六月0 2016年08月31日 14:03

    上次在电视里看见巨鸡的老婆还可以啊,居然被烂狗仔拍成这样[黑线]

  • 雪花头像
    雪花 2016年08月31日 14:07

    逍遥法外里面最喜欢李茂的是超级聪明智商一直在线,发现自己杀人后立即答应跟富二代未婚夫他妈签定婚前协议拉他全家下水的表现简直机智,还有整部剧他是负责脸的所以我很乐意看见他[doge]教授一直负责智商和强大,看的超级喜欢超级过瘾。最后最讨厌小黑哥和他女友这对作男作女。。

  • nan头像
    nan 2016年08月31日 14:09

    这尼玛也叫谈恋爱搞对象儿啊!!!!!整得跟他妈游击战似的……

  • 紫霄头像
    紫霄 2016年08月31日 14:18

    有没有人要这个?我帮闺蜜买这个,忘记很久之前下了一个单,因为一直缺货所以没收到,我就以为订单被取消,结果过了好久又给我送来了,所以现在多出一个[泪][泪][伤心][伤心][伤心]

  • 忐忑张头像
    忐忑张 2016年08月31日 14:32

    感情绑架吴杰与情感绑架前阵子看到一个观点是为什么军训被无意义的虐那么狠教官离开时又哭的那么狠,大多是因为不哭好像自己很另类,所以大家都哭,典型的情感被绑架,有点道理哈。生活中感情绑架也不乏见,譬如父母经常说我爱你所以你要怎样云云,没多熟的朋友会说你不怎样就不是兄弟啥的,人生无奈哈。

  • me头像
    me 2016年08月31日 15:09

    怎么了,怎么了,开始李茂逃避现在的一切了,感觉厌倦了,不想上班,不想回家,也不想找朋友聊天,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生活失去了动力,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啊!

  • 超越姐爱本兮哈哈哈头像
    超越姐爱本兮哈哈哈 2016年08月31日 15:13

    南街网金玛特100对情侣拥抱李茂大赛[南阳市]活动时间:2月14日下午活动地点:四楼樱花树下报名条件:年龄18岁以上的降情侣、夫妻,无需任何费用报名。报名时间:2月9日-14日报名地点:金玛特一楼服务中心报名方式:南街网跟贴报名,金玛特一楼服务中心报名

  • 叫我猫猫头像
    叫我猫猫 2016年08月31日 16:51

    早上在马桶上想到一个问题,现在谈恋爱都是有车,男孩儿送女孩儿回家连抱抱中间都隔着一层档杆儿,不像从前,走路就靠两条腿,多远都是双脚体会出来的,进家门口前还可以有一个两个身体温度的抱抱。现在体会爱都是附加值,而从前简单的爱,才是从你的眼中和自身体会中得来的。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