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社区 > 两性情感 > 正文

退伍军人在家中换衣服,被女友看到背后的巨大伤疤15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6-08-31 11:45:29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唐风,衣服,看着,时候
热门标签:即时战略 策略战棋 GG交友 360浏览器 交友平台 360圈游戏

\(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唐风是一名退伍军人,在国外执行多年任务之后,终于退役回归家乡,当年跟他一起入伍的战友已经牺牲,他回到家乡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战友的妹妹……

前文链接:退伍军人在酒吧被小混混挑衅,他一个打十几个14

文/平放

之后的大半天时间里,唐风都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度过的,期间也曾给杨鹏去了一个电话,确定赵四的人没有去骚扰杨鹏后,他这才放心下来。

就他看来,在没有解决掉自己之前,赵四应该不会再去对付杨鹏,比起他来,如今的赵四,会有更多的顾虑,而这种顾虑,更多的来自于如今这高人一等的生活。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越是有钱人,就越怕死。

“咚咚”房门被敲响了,静坐在地上的唐风睁开眼睛来,目光望向反锁的房门。

“姓唐的,吃饭了。”门口传来阮莞的声音。

听到阮莞喊自己吃饭,唐风倒是小小的意外了一下,但他还是起身来,上前去打开了房门,门口处,一身居家装的阮莞站在那里,阴沉着脸,像是谁欠了她一大笔钱似的。

“话说,你回来的时候,就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吗?”阮莞的目光,在唐风身上那带着破洞的衣服上瞅了两眼,拧着眉头,没好气的说道。

唐风无所谓的耸耸肩,习惯了那种追杀与被追杀的生活,对于衣着打扮,他也懒得去在意了,因为很多时候,一分钟前刚买的名牌衣服,可能一分钟后就成了破洞装。

“你这人,还是从国外回来的,怎么就这么邋遢呢,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路边要饭的。”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表情,阮莞心里头火大,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唐风低下头去,在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似乎眼前这小女人说的也是有那么些道理,自己这衣服,的确是有些破了,这样的装束,在西边那些小国里,很正常,因为那里穷啊,但在华夏,穿着这身行头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很高。

要是他穿着这身行头,开着他那辆崭新的奔驰550,只怕回头率会达到百分之百吧,要是被人误认为偷车贼,那可就热闹了。

“看来,等回头,也去弄几件像样的衣服吧,省的被人再当做穷吊丝。”瞅着自己的衣服,他在心里盘算着。

“你先等一下。”阮莞瞪了他一眼,说了一句后,转身离开,等她从自己卧室返回来的时候,手里多出了一套崭新的休闲装。

看着她手中这套男士休闲装,唐风好奇的瞅了她一眼,莫不是说,这小女人,有暗恋的对象,这套休闲装,是她为那个男人买的!

“别看了,这是我给我哥买的,亲哥。”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阮莞板着脸说道。

唐风嘿嘿一笑,麻溜的从她手里将那套休闲装给接了过来,转身进了屋子,将自己身上的外套给脱了。

阮莞站在门口,见唐风连门都没有关,当着自己的面就脱衣服,脸上闪过愤愤之色来,刚想要开口,却又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目光之中,在唐风那宽厚的脊背上,他看到的,是一个个狰狞的伤口,身为特警,对于武器,她有着不俗的了解,她能够判断出来,唐风身上的那些伤口,有的是军刀留下,但更多是不同口径枪械造成的。

其中最醒目的一个伤口,直径超过了十公分,属于贯穿伤,就她来判断的话,这应该是某种特种狙击步枪打出来的。

看着那些个狰狞的伤口,她的心不有来的一阵颤抖,她想象不出来,这个看上去年轻的男人,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又经历过什么。

不知不觉之间,她对于这个男人的过去,产生了浓烈的好奇。

“你是军人?”好奇心杀死猫,阮莞终究还是没忍住,望着唐风的背影,开口问道。

听到阮莞突然间的问话,唐风稍稍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继续换衣服。

“我不是军人。”

听到唐风的回答,阮莞心里头迷惑了起来,如果说,他不是军人的话,那么他身上这些枪伤,又是怎么留下的呢,难道说,他是某个恐怖组织的成员!

“我相信,你应该已经查过了我的资料吧,别脑洞大开了,如果我是恐怖分子的话,那些个常年呆在秦川的家伙,只怕在我回来的第一时间里,就把我给丢进监狱去了吧。”背对着阮莞的唐风,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笑着说道。

虽然,阮莞不知道,唐风口(唐风口)中的那些个家伙具体是什么人,但身为特警,她还是有些基本判断的,那应该是某个特殊部门的人员,比如秦川的超级特种部队。

如同唐风所说,前天的时候,他就通过关系,调取了唐风的所有资料,从资料上来看,唐风并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至于这份资料的真实性,那是毋庸置疑的。

“你如果不是军人的话,那你背上的这些枪伤,又是怎么来的呢?”阮莞心有不甘,接着又问道。

“这是个秘密,只有我最亲近的人,我才会告诉她的,要是你肯做我那最亲近的人,我也是可以告诉你的。”唐风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瞅着阮莞,小声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阮莞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拉着脸,转身就走。

“小气鬼。”

看着那空荡荡的房门,唐风站在那里,手臂绕到身后去,抚摸着脊背上的那些伤口,尤其是那个最大伤痕。

即便是过去了很久的时间,但是身上这每一个伤口的由来,他都记得清楚,因为这每一个伤口都有着属于它的历史,同时也代表着着一个强大敌人的陨落。

生与死的杀戮场上,面对强敌,只能全力以赴,要么活着离开,要么彻底的死亡,这便是佣兵世界不变的法则,胜者为王。

“阮莞,今晚上,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能否请你出去吃个便饭呢?”午饭过后,唐风躺在沙发上,翻看着电视,百无聊赖。

厨房内,阮莞正在清洗着餐具,听到唐风的话后,半个身子探出来,美目瞅着唐风,似乎另有心思。

“如果你没时间的话,那便算了。”看着她不开口,唐风只当她这是拒绝了,便随口又说了一句。

“谁说我没时间呢,从今天到明天,我有的是时间,就说明说定了,不过,晚餐的地点,得由我来定。”阮莞的脸上堆起笑容来,笑容灿烂的说道。

只是,这笑容落在唐风眼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这小女人,不知道在打着什么坏主意,似乎是想算计自己。

随后,阮莞将身子收了回去,继续洗刷餐具,而清秀的面庞上,嘴角上翘,浮出俏皮的笑容。

“哼,姓唐的,这可是你自找的,等会,我非得狠狠宰你一顿,到那时候,你付不起饭钱,就等着丢人吧。”想到这些到时候,她忍不住咯咯的笑出声来。

时间匆匆而过,不知不觉间,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阮莞似乎对于这顿晚餐很是期待,提前便换好了衣服,刚到七点半,便从沙发上起身来,跑到楼上来,催促起唐风来(唐风来)。

耐不住她的催促,唐风也只好出了卧室,与她一道离开了小楼。

本来唐风计划着,开自己的车出去的,可出了门,还没等他开口呢,阮莞先一步用开了自己的车,他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能上了阮莞的车。

黑色的奥迪车,这本来为中年男性所喜爱的车,阮莞开着,多少给人一种不搭配的感觉。

阮莞开着车,在城区内的街道上穿行,前后穿过了七八条街道,但她还是没有停车的打算。

“阮莞,咱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唐风,忍不住望向她,开口问道。

“快了,马上就到。”阮莞专心的看着前方,随口说道。

在说话的时候,唐风明显的能够看到,她的嘴角上扬,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来。

又穿过了一个红绿灯,奥迪车的速度降下来,最后转弯,进入到了一处停车场内,透过车窗,唐风目光中看到的,是一家装点别致的仿古建筑群。

秦川楼!

弥红灯的闪烁中,这三个大字格外的醒目,即便是站在数百米开外,怕是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即便是离开了五年的时间,但记忆里面,秦川楼,在秦川本地,是非常非常有名气的,即便是周边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它的大名。

唐风依稀还记得,高中的(高中的)时候,他们班里有一个富家公子哥过生日,带着他们带秦川楼吃饭,当时,大家那是个激动兴奋,比过年都还激动。

那个时候,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秦川楼,是他们不敢踏足的地方,只敢站在远处的地方,带着羡慕的目光远眺。

他也还记得,在这秦川楼下,刘楠曾说过,她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也能够像那些秦川权贵一样,在这秦川楼内,品茶吃饭。

当他再次回来,站在这秦川楼下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踏入秦川楼的资本,只是,那个记忆里的骄傲女人,已经彻底的离开了他,投入到了其他男人的怀抱。

阮莞停好了车,背着挎包走上来,看到望着秦川楼发呆的唐风,只当是他是被吓到了,忍不住偷笑出声来。

“怎么,害怕了,不敢进去了?咱们可提前说好的,地方由我选,你不会反悔吧。”阮莞站在唐风身边,看着唐风,洋洋得意的笑道。

唐风将意识从记忆里抽回来,扭头望向身边的女人,笑了笑,朝着秦川楼走去。

“哼,果然是个死要面子的家伙,等会掏不出钱来,看你怎么哭吧。”看着唐风的背影,阮莞嘟了嘟嘴,低声的嘟囔了一声。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360圈".本文网址:http://www.360quan.com/liangxing/22697.html

相关标签搜索: 唐风 衣服 看着 时候

下一篇:最后一页
  • 热门评论
  • 柠檬酸头像
    柠檬酸 2016年08月31日 14:54

    新娘婚礼逃婚时候我觉得逃婚本来就比结婚需要更大的勇气,现在逃了可以避免一辈子的折磨,也许可以离婚,但是没做好准备就开始的婚姻本身就不需要存在,赞一个勇敢的新娘,人这一辈子总得为自己而活!希望找到自己爱的人结婚而不是合适的人凑合

  • 酒窝美眉头像
    酒窝美眉 2016年08月31日 15:19

    “老公”一词在唐代就已出现衣服,至今有一千多年了,在中国民间,夫妻之间常互称“老公”、“老婆”。古人也称作“郎君”、“官人”、“相公”、“老爷”等,近现代以来,我们通常叫“先生”、“爱人”、“男人”、“孩子他爸”、“我们家那口子”。如今网络时代,“老公”特指王思聪,国民老公王思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