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社区 > 两性情感 > 正文

退伍军人在女友家过夜,第二天早上她室友回来了22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6-08-31 11:44:48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唐风,林清雪,这个,事情
热门标签:名媛交友网 网上交友平台 射击游戏 动作小游戏 情感日志 软件下载

\(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前言:唐风是一名退伍军人,在国外执行多年任务之后,终于退役回归家乡,当年跟他一起入伍的战友已经牺牲,他回到家乡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战友的妹妹……

前文链接:退伍军人回家重遇以前的好兄弟,打本500万给对方创业21

文/平放

格调温馨的房间里面,柔软的床榻上,阮莞整个身子猫在毯子下面,脑袋枕在枕头上,一双美目,静静的望着床边上。

就在那里,唐风的身子背对着她,赤裸的脊背上,那些伤疤清晰可见。

“唐风,昨晚上,谢谢你能过去接我。”

床边上,正在穿裤子的唐风,听到身后这柔和的声音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他没敢回头,因为他觉得,身后的女人,似乎有些反常,没错,的确很反常,按照她那火爆的脾气来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是应该暴怒的,怎么可能,用这种柔和的声音跟自己说话呢。

“这女人,肯定在想什么幺蛾子,我得赶紧离开,不然的话,保准没好事。”唐风在心里这么想着,麻溜的将裤子穿上,也顾不上系皮带,拿着自己的上衣和鞋子,就往卧室外面走。

床榻上,阮莞蜷缩着身子,躺在那里,在那张清秀的面庞上,倒是看不到任何的愤怒之色,那双美目静静的看着落荒而逃的唐风,到最后,竟然浮出一抹的浅浅的笑容来。

如果,唐风这个时候转身过来,看到她脸上的那丝笑容的时候,只怕会生出一阵的恶寒来吧。

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当唐风走出阮莞的卧室后,反手关上了房门,站在门口处,吁了一口气。

“上帝保佑,幸好没发生什么,不然这次真的是死定了。”他摸着胸口,心有余悸的嘟囔着。

站在阮莞的房门前,片刻的时间后,他抬起了头来,可就在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里,目光之中,身前不远处的地方,一个迷人的倩影站在那里。

浅色的裙衣,白色的凉鞋,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绝美无双的容颜,带着一种诗书的典雅气息,文静谦和,腹有诗书气自华。

唐风见过很多的漂亮的女人,其中也不乏一些绝艳的大美女,但是,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将华夏的古典美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

林清雪,人如其名,真的如同那冬日的圣洁白雪,不沾染丁点的凡俗尘埃。

安静的走廊内,清晨的阳光洒落进来,两个人彼此望着对方,片刻的安静。

“你是谁?”最终,林清雪最先开口,那绝美的面庞上,看不到丁点的惊慌之色,美目中,光芒冷淡,紧紧的盯着唐风,冷声问道。

看着眼前这个京华绝艳的女人,唐风的嘴唇蠕动,想要说什么,但话到了喉咙里面,又生生咽了回去。

而此时,卧室里面的阮莞,听到了门外的声音,猛的坐了起来,疯了一般在头发上抓了两把,苦恼的下了床,因为来不及再穿衣服,她索性用毯子裹住了身子,光着脚丫子跑到了门前去。

“清雪,你回来了!”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来,她探头出去,看着站在唐风对面的林清雪,笑着说道。

“小莞,你,你们……”林清雪看着从房间里面探出头来的阮莞,再看着衣衫不整的唐风,那冷峻的脸庞上,表情有些错愕。

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大清早的,提着裤子从阮莞的卧室里出来,而阮莞这个时候又探头出来,脸上看不到什么愤怒表情,综合这些,林清雪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组艳丽的画面来。

再联想到,刚才的时候,这个男人的那番心有余悸的自语,似乎,昨晚上,不是这个男人主动勾搭的阮莞,反而是阮莞先主动的。

如果说,阮莞平日里比较随便的话,倒也没什么,但问题是,她跟阮莞在一起这么些年了,她对阮莞是最了解的,从骨子里来说,阮莞是那种保守的女人。

印象里面,除了很多年前的那个男人之外,阮莞从来都没有主动接近过任何异性,即便是跟那个男人,阮莞也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看看眼前这个男人,除了身材魁梧有点,根本看不出任何优秀的地方,与她印象中的那个男人,相差了很多很多。

阮莞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你先回我卧室里去,什么时候,我喊你出来,你再出来。”到了唐风身边的时候,她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对唐风说道。

唐风与她对视一眼,苦笑着点了点头,手里捏着衣服和鞋子,回到了阮莞的卧室。

走廊里面,就省下了阮莞和林清雪两个人,阮莞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望着对面神色复杂的林清雪。

“小莞,我这才走了三四天,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呢?他到底是谁?”林清雪走上前来,望着阮莞,有些犹豫不定的开口问道。

想到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再想到唐风的那番话,阮莞最终还是打消了告诉林清雪事实的念头。

“他叫庄林,至于我跟他的事情,有些复杂,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两个,的确在一起了。”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阮莞却发现,自己的心很平静,甚至没有丁点的波澜。

当听到阮莞的回答后,即便是林清雪猜测到了什么,脸上还是露出了异色来,她实在没有想到,阮莞会回答的如此果断干脆,甚至没有丁点的扭捏。

“小莞,你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你们认识多久,你对他了解吗?”林清雪微蹙着没有,拉着阮莞的手,言语之间,带着浓浓的担忧。

阮莞只是那么看着林清雪,脸庞上带着平和的笑容,很多事情,她说不清楚,也不能说。

“嘿嘿,你放心就是了,我还能吃亏啊,对了,你这次去扶桑,怎么样?跟你家那位大少爷相处的还算融洽吧。”阮莞笑了笑,直接岔开了话题。

见阮莞不想再在自己的事情上多说,林清雪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勾了一下。

“也就那样,不温不火的,他那人,虽然方方面面条件都很优秀,能力也很强,可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我总是有种本能的抵触。”林清雪微蹙着眉头,缓声说道。

“你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别说是在秦川了,就算是整个关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家闺秀想要投欢送抱呢,你就珍惜吧,否则哪一天,被别人给抢走了,到时候,你就哭吧。”阮莞白了她一眼,打趣着说道。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唐风已经穿好了衣服,犹豫再三后,还是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林小姐,不请自来,希望你不要怪罪。”

林清雪在唐风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一番,在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上,她是实在找不到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心里头终究还是失望的。

但是,既然阮莞选择了这个男人,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最起码,不能在自己闺蜜面前,表现出对于这个男人的轻视。

“唐风,没什么,既然你是小莞的男朋友,这家里,自然是欢迎你的,以后,欢迎你时常来。”

见林清雪没有对唐风冷眼相向,阮莞总算是放心下来,只是让她头疼的是,关于唐风在这里住下的事情,又该跟林清雪怎么说呢。

“那个……清雪,其实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唐风刚回国不久,没有地方住,我先让他搬过来住了。”犹豫了一下后,阮莞还是开口对林清雪说了。

林清雪先是一愣,想要发作,但最后,还是把嘴边的话给强压下去了,最后,她撇着嘴,狠狠的瞪了阮莞两眼。

“清雪,你看,他刚刚回国,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阮莞挽着林清雪的胳膊,一副小女人的神态,巴巴的说道。

唐风站在旁边,看着阮莞摆出这一副小女人的神态来,有些傻眼。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既然都已经住下了,我总不能棒打鸳鸯,把他给撵出去吧,不过,话说回来啊,你悠着点,别到时候弄出什么乱子来,郑姨那边,我可没法交代。”林清雪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对她警告道。

听到林清雪的话,阮莞的脸上浮出了灿烂的笑容来,最后给唐风去了一个眼色。

“林小姐,多谢了,以后,这家里面,要是有什么粗活累活,都交给我。”唐风心领神会,开口说道。

林清雪只看了唐风一眼,之后拉着阮莞,进了卧室去,房门关上,只留下唐风一个人呆在外面。

早饭,还是阮莞独自承办的。

虽然,这个小女人脾气火爆了点,但厨艺着实没的说,做的菜,色香味俱全。

至于林清雪,从始至终,都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看样子,应该是那种不懂油盐酱醋的观赏性美女,不过,她看书时候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吃过早饭,已经是八点钟了,因为是星期一,阮莞来不及收拾,匆匆忙忙离开了,只留下了唐风和林清雪两个人在家,看着那一桌子的剩菜残羹,面面相觑。

最后,两个人都很默契的选择了无视,林清雪回到客厅继续看书,唐风则上了楼,收拾行装,准备参加那场同学会。

想到,在这即将到来的同学会上,将会见到刘楠,唐风心里总是会一阵的不舒服。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360圈".本文网址:http://www.360quan.com/liangxing/22693.html

相关标签搜索: 唐风 林清雪 这个 事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 热门评论
  • 月儿头像
    月儿 2016年08月31日 13:59

    最后说一遍我没有唐风女朋友别问我有没有女朋友了

  • 哯實的眼泪头像
    哯實的眼泪 2016年08月31日 15:25

    我闺蜜在邮政工作十年据说确实问题多多,有寄寄丢的,寄电脑下落不明的,还有投递方面有员工挪用辖区居民交的报刊费(邮政代收)后被居民发现上门问责该员工把钱填了回来等等……寄贵重物品很容易被抽芯或干脆直接不知所踪,同样的价位不如顺丰靠谱,国际的还是寄UPS或者DHL吧!ems丢东西

  • lyt头像
    lyt 2016年08月31日 15:39

    后来,我终于懂得了为何水木年华为何要分手。。。。这家伙原来是天枰座的。

  • Caterlina头像
    Caterlina 2016年08月31日 16:17

    分手了[doge][doge][喵喵][喵喵]灿哥镇嫂分了能不能相信爱情了[悲伤][喵喵][doge]

  • (^V^)头像
    (^V^) 2016年08月31日 16:27

    分享网易新闻:「湖南涉强奸女下属干部被刑拘」其丈夫是警察,却只能通过网上发帖的形式维权。基层政权,究竟是谁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