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遇不见一个人,意义比叶子更长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02-04 17:39:33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叶子,我的,一个,我们
热门标签:策略战棋 体育竞技 模拟经营 GG交友 动作小游戏 交友社区

我叫盛莉,就读于国内(于国内)某所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著名“基科”大学。主修汉语言文学,但班里女生也不见得多,男女比例一比一尔。

二十年前我出生时爸爸和妈妈就开始为了取名问题吵架。爸爸说女孩要取个温柔娴静的名字,将来也能人如其名,妈妈偏要取个霸气侧漏的名字,于是最终协定了“盛莉”,一则有爸爸想要的幽香茉莉,二来谐音“胜利”,满足了妈妈希望我人生一路顺风顺水,旗开得胜的的期望。但二十年过去了,他们的吵架却从来没有结束过,不信你听,此刻客厅里依旧在进行着。

也算是个争气的,人生前十八年,我一直是家长口中“人家的孩子”。小升初,初升高,都保持着全年级第一的成绩。高考时没能再像曾经那样辉煌,但在小镇上依旧是帮爸妈赚足了面子。大学里面认认真真读书,做学生干部,拿奖学金,谈恋爱也是每天在约自习,泡图书馆……也许你看出来了,我的生活有多“正确”。不怕你嘲笑我乏味无趣,规规矩矩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我是一个害怕承担风险的孩子。

我的冒险,好像永远只存在于我盯着书发呆的瞬间:

记得那个夏天出奇地闷,我一个人拿着转学手续和漂亮的成绩单敲响了H中学校长办公室的大门。

“你之前是F中学的?”

“嗯。”

“你高一高二的成绩在F中学都是很靠前的,那你为什么还要转学?”校长一面翻着我的成绩单,一面惊讶地问,语气中的激动丝毫不掩饰。毕竟,F 中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老牌省重点,状元的诞生地,清北的摇篮。而H中才刚刚办学几年,而且生源极差。

“因为最近搬家了,而且贵校的重点班也是很厉害,我相信在这里我可以放光发热。”

客套了一番后,校长极其热情地把我交给重点班的班主任。我也长吁一口气:终于脱离F中和叶晨了。

至于叶晨……

你猜对了,高中怎么可能没有早恋。

尤其是,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极品闷骚男,和一个欢脱地清新脱俗的女纸,前后桌时。

由于都是从初中筛选出来的尖子生,进入F中的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每一刻一个填空题的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于是,在考场上从来都是得意的我们也有了自己的薄弱学科。恰巧的是,叶晨薄弱的语文是我从小的强项,我的数学出现危机,他却是个喜欢给“差生”辅导的数学课代表。于是,理所当然的,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被迅速吸引,眼角眉梢在讨论题目时都带着浓浓的爱意。

作为两个现实主义者,我们俩都清楚地知道面前的首要任务是什么,于是我们有了那个已经俗到恶心人的三年约定:相约在北大。可谁知约定一出来,我们就几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在这个连男女生说句话都会被别人恶意揣测的封闭式高中,我们开始了在课堂上写小纸条的漫长美好时光,开始在课桌下面手拉手,开始在晚自习时约到小树林接吻……但,好景不长,一年后,当我集满了三箱盛满爱的(满爱的)纸条时,报应就来了。

可是报应不那么公平,在高二结束时的大型模考中,我的成绩依旧是班里前三名,叶晨却掉到了班里三十多名。看到成绩单的时候,他一言不发,我就在旁边站着,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那时候,我多么希望成绩倒退的人是我,而不是现在需要承担全部责任的叛徒。许久许久后,他打破沉寂,说:“果真,人在做,天在看。”

我怔了一下,浑身一个激灵。再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只剩一个决绝的背影了。

我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爱读席慕蓉诗的小女孩,我向往像三毛一样,最终找到爱她的荷西,自由地流浪,也幻想找个让我崇拜,让我低到尘埃里的男子。所以当我发现我对他的情愫就是诗歌里面描述了千百次的爱情时,我那么地欣喜,以为抓住了文人骚客们殷殷盼望的爱情,仿佛感觉此生不虚此行,所以才会忘记所有最初的理智,变得那么地沉沦。我甚至觉得,高考和我这份爱情相比,真的是太庸俗太功利了,如果我能和他一起逃离,出去流浪就好了。然而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我感恩了无数次的幸运却成为了他最后的悔恨。

回去后的一个暑假,三天里我都哽咽地无法吃饭,只能靠喝酸奶维持体力。哭了很多次,是那种嚎啕大哭,只有听到自己的声音才可以释放我的委屈,好几次哽咽到差点没喘过气来。再过了几日,开始自愈,逐渐又恢复了正常生活。

我摊开诗集,诗里这样写着:

“假如爱情可以解释,誓言可以修改,

假如你我的相遇,可以重新安排,

那么,

生活就会比较容易,

假如,有一天,我终于能将你忘记,

然而,这不是随便传说的故事,

也不是明天才要上演的戏剧,

我无法找出原稿

然后将你

将你一笔抹去”

我这么理智,这么“正确”,那么,就将他彻底删去吧。

H中的实验班,其实也只是矮子当中选长子。在一个暑假都在疗伤的状态下,开学摸底考试,第二名和我的差距依然有80多分。这让我不禁有点沾沾自喜,F中的紧迫感仿佛成了上个世纪的恐怖故事。

我被安排与陆子叶(陆子叶)同桌,他有一张秀气的面孔,但穿着沙滩裤,带着墨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他的面孔实在是太秀气了,对于并不腐的我来说,实在不能理解有男孩子可以长得比女孩好看,所以他的性别我并没有下定论。

于是第一周我都在暗地里观察他有没有去卫生间上厕所。他一动身,我就尾随其后,假装自己也要去上厕所。

遗憾的是,每次在卫生间门口他就停下来了,在公共洗手台那里洗了手就回头赶。

一周后还没有逮到机会的我终于沉不住气了,之前的习惯驱使着我写了张纸条(张纸条)给她。

“你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你不知道?”

“抱歉,真的不敢确定”

“哦”

他转过头来,在我手心写了个字母,我以为是7,他摇摇头,又写了一遍。

“T?”

他点点头。

“是啥?”

他一脸震惊,反问道:“你不知道?”

我像拨浪鼓一样地摇头。

“那回去百度一下吧。”

晚上回家后百度了很久,排除了各种义项后知道真相的我一脸懵逼。打小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正得像等边三角形似的我从来不知道我身边某天也可以出现同性恋,而且居然如此大方地告诉了我这个秘密。傻逼的我一遍遍地告诉她:你和你女票之间的绝对是友情,只是你们都想多了!看着电视里的同性恋就瞎想,扯到自己身上来!

她也很傻逼,为了证明她的性取向很明确,把自己小学暗恋的女生,初中交往的对象,以及现在女朋友一起的种种亲昵都说与我听。

好吧,我只好半信半疑地接受了。

我觉得子叶这名字太绕口,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于是便赐给了她一个绰号“叶子”。叶子长得很白净,皮肤嫩的能挤出牛奶来,而且穿着考究,衣服都是质地很好的料子。单从外表上来看,就能知道她和普通同学是不一样的。后来熟识之后,我才发现,她居然是市教育局局长的千金。因为太过娇纵,舍不得她住高中宿舍,于是就近在H中的重点班学习。刚好叶子的成绩也不太好,在这里不会被打压地太厉害。分座位时,老师特地把她安排坐在我的旁边,并且嘱咐我好好带她。

寒门学子的我表示这绝对是我第一次接触权贵,有点小激动但是也还是蛮自卑的,除了学习任何方面我都没有了优越感。叶子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在这个班里并不愿意多交朋友,她常常和我说这个同学是土包子,那个同学一看就是乡下人。后来我终于小心翼翼地给她写了张纸条(张纸条):我也来自下面小镇……

她毫不在意地回了我:但是你身上有城市气息呀!你和他们都不同。

我攥着纸条不禁红了脸。这是我第一次得到这种肯定,而且是一个审美如此挑剔的人。好像自己课后读的圣贤书,练的书法,学的播音,拉的二胡,终于某天被人不小心发现了。自此,我不再是一个只会读书,蓬头垢面,一心想要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农村女孩,而是一个散发着自信阳光、知性气息的学霸。

任何人好像都无法讨厌一个喜欢你的人,知道了叶子对我的认可后,我在心里对叶子的好感度直接上升到百分百。我们一起上课做笔记,一起制定了学习计划,互相监督,晚上一起考试互相批改试卷,下课一起去操场散步谈心。我是一个喜欢和别人黏在一起的人,叶子则是一个酷酷的女孩。和叶子在一起时,我总是喜欢挽着她的胳膊,或者拉着她的小手,开始时她总是会下意识地甩掉我的手,后来也就习惯了走路时我总在她右边挽着。叶子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市里面的好朋友,大多和她家是世交,也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偶尔我们一起散步时能够碰见他们,这时候我挽着的手还是会偷偷地滑下来。叶子倒是很大方,自豪地向他们介绍说我就是实验班刚转来的大学霸。我不自然地和他们打过招呼,分开之后,又会屁颠屁颠地挽着叶子。

最搞笑的是,秋天里,当我挽着剃了寸头,穿着西装或者是风衣,踩着皮鞋的叶子时(叶子时),常常会有同学在旁边窃窃私语:“他们怎么在学校谈恋爱还如此高调?”又或者路上和认识的同学打招呼,他们不怀好意地笑着:“你居然有男朋友了呀!”

每次这种场合,我都会笑得前仰后合,而叶子依旧淡定高冷,向我抛个迷倒众生的眯眯眼,说:“和新男朋友一起有面子吧!”

“有有有,毕竟你这么帅,要是能让叶晨看到一定气死了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多月的相处,我早已经向叶子交了底。

“丫的,那丑逼,怎么能欣赏得来我的帅。”叶子不屑一顾地说,而且她和她女票一致认为叶晨的乡土气息丑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说的也对,为神马我之前觉得他那么好看,我觉得我的审美好像有问题。”

“嗯,问题还不小。”

“啊?那可怎么办,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帅,原来是我的审美有问题啊!”

“去你的,老子的帅天下公认。”叶子翻了个傲娇的大白眼,还露着邪邪的笑。

对了,忘记交代了,叶子的女朋友是高她一届的学姐,在对外经贸上大学。学姐的爸爸在北京做房地产生意,有好几套别墅,人长得也很漂亮。叶子对学姐的崇拜简直到想想就能流哈喇子的程度。叶子身边的女生朋友务必要经过学姐的审核才能留下,大概是我淳朴的样子完全无害,叶子说学姐对我的审核一次通过。叶子的高考理想就是去学姐的学校,然后和学姐双宿双飞。

我们都把理想贴在我们的公约上,叶子说:“来年你考北大,我去对外经贸大学,开学时我让我爸开车把我们一起送去北京,以后上大学我和我女票罩着你。”

“好啊好啊”我在一旁咧着嘴傻笑。

日子在一张张流动的试卷中缓缓流淌着,不知不觉,离高考只剩下一个月了。

“哎哟。”一天中午自习时,一只杯子突然飞动到我头上来。

我一遍揉着砸痛的头,一遍愤怒地回头寻找杯子的起点位置。一双眼神看见我之后马上低下了头。是平时从来不和人打交道,一直一个人在角落里面学习的李杰。

我气势汹汹地跑过去问:“你为什么打了我还不道歉?”

李一本正经地说:“你在那边吵吵闹闹,影响我学习。我不想理你。”

我顿时火了,老子一本正经地写卷子呢。而且身为班长我怎么可能让班里在中午自习时吵吵闹闹?

不想影响别人复习,也不想打断自己的学习,我只好把气吞回肚子里,接着回到座位上认真做题。

“砰!”又是一下,比刚刚更猛。

看着我捂头的痛苦样子,叶子火了,直接跑到李的座位,把他衣领揪着拉起来。

“你tm什么意思,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那个同学躲躲闪闪地挣扎着,口里却还在说:“她一直在叽叽喳喳,我根本没有办法学习!”

“去你妈的,你自己搞一下不歇地,有意思吗?”叶子边说边把李往后推。

事情闹到了班主任那里,班主任把我和李叫去了解情况。

“盛莉一直在我身边吵,要和我在一起,我不同意,我要好好学习,我是要考清华的,可是她一直在吵,非要逼婚,吵得我没办法学习,我只好小小惩戒一下她。”

一旁的班主任和我目瞪口呆。

“盛莉,怎么回事,你和他开玩笑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开这种玩笑,我和他完全没有交集啊!”要知道,李杰视分数为命根子,而且性格孤僻,和每个同桌在一起都吵架,还极其不注重个人卫生,所以到最后没人愿意和他坐在一起。我有叶子这样帅气的同桌怎么可能会去撩他?

班主任还是有点不相信,毕竟我性格比较大大咧咧。只当我忘记我几时开过这种玩笑。我急得全程都在跳脚。最后班主形式性地安慰了一下我们俩,于是就打发我们回去自习了。

没想到,下午剧情就愈演愈烈了。

同学告诉我,一下午,李都在(李都在)后排盯着我的背影傻笑,旁边人问他干啥,他说:“你看,她一直在偷看我。”

听到后我感觉后脊背阵阵凉意,几秒后,哇的一下就哭了。

叶子在旁边安安静静地递纸巾,一句话也没敢说。

傍晚,我只好再去找班主任,班主的态度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快要高考了,班里禁不起什么大风浪,我忍忍就过去了,好好学习才是要紧。看了他的态度,我默默走出办公室,回到座位上边哭边收拾书包,我不知道再待下去会发生什么,一个神经病的世界在想什么我怎么知道,也许下一秒就是一把刀呢?越想越害怕,出了校门我就打电话让爸爸妈妈来学校接我。

回家第二天,叶子打电话告诉我,早读时李到我的座位上把我的桌椅狠狠砸了一通,上午课间在班里到处找我,又跑去走廊,说我藏起来了。后来上物理课时,突然站起来指着窗户,对着上课的班主任说,“你看,她在那里骂我,你却不管。就因为她成绩好,你就在包庇她。你偏心!”

班主任这才害怕起来,打电话让他父母把他接回去,建议带去医院检查。但是李的父母一致认为高考最重要,他们的孩子脑子不可能出现问题。

叶子一气之下去了校长办公室,校长知道后把李调去了普通班,然后让班主通知我回来继续上课。吓坏了的我依旧不敢回校,叶子于是和后桌185的大汉商量好,每天接送我上下课,还自动要求和我一起把位置调去了隐蔽的角落。

被这样重重保护下来后,我们又提心吊胆地学了几个星期。期间,李的父母不停来找班主闹,要回实验班,班主和我说他都快被骚扰疯了。李的父母也来找过我,被叶子他们给骂走了。

后来,高考。李被安排了独立考场,我和叶子不在同一个学校。考试那几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好像把前世今生都看明白了,睁着眼直到天明。后来,意料之中的,我考得一塌糊涂,语文没写完,数学和理综时大脑完全转不动,只能靠自己做过的无数张卷子(张卷子)机械地写答案。

可考完我一声轻松,真的无所谓了。命途多舛,但好歹能正常地活着就已经不容易了。无论考得怎么样,当初任性地转学都是正确的决定,因为我遇见了改变我一生的叶子啊。

是你,每天嫌弃地帮我整理试卷和书,却又满脸宠溺像爱自己的孩子。

是你,带着我听Eason的歌,让我到现在歌单里还是只有他。

是你,让夜盲的我在黑暗的操场闲逛,也有满满的安全感。

是你,总在我紧张到百口莫辩时,告诉我说我懂你。

最重要的是,你告诉我,我这么好,伤害过我的人,不值得我恋恋不忘。所以我这么小心眼认死理的死小孩才能在一年里,无数次痛苦地纠结后,渐渐彻底忘怀。

至于高考神马的,意义没有爱情长。

十几天后,成绩出来了,我和叶子考得都很失败。我离北大差了很远,叶子离对外经贸也远远不够。我想好了,填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就好,叶子的爸爸则准备找关系让她进省内一所985。我不知道叶子和学姐的未来会何去何从。

填志愿那天,叶子说要带我去看我人生中第一场电影。从机房里出来,叶子的爸爸就截住她:“你填的是W大吧。”

“要你管。”叶子牵着我的手跑起来。

叶子的爸爸在后面开着汽车追我们,叶子拉着我穿过几条小巷,终于甩掉了他。

“你到底填了哪里?”我边喘气边问。

“Y大,北京那地段太值钱了没办法,我的分数填不了什么好学校,只好去那里的Y大了,不过幸好距离还很近。”

“哦哦,那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了,我以后一定会常常给你写信的,你要给我回哦。”

“好啊,不过我字丑,你别嫌弃哈。”

“不会不会,你的我都会好好珍藏的,嘿嘿。”

那天的电影很应景,选的是韩寒的《后会无期》,电影里说:有时候,你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到后来,你发现只得到了一个明白的人,那就够了。我想,我的那个人一定就是你吧。

“你看看你,怎么把啤酒全打碎了,怎么做事到现在还是这么毛手毛脚的,不知道轻重,我怎么会嫁给你这种五大三粗的人。”客厅里,妈妈喋喋不休地数落着爸爸,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揉揉眼睛,笑了一下,发了条朋友圈:

再也遇不见一个人,意义比叶子更长。

作者:童九莉(转载请注明作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123头像
    123 2017年02月04日 18:24

    我的女神。吉泽明步如果我醒来躺在我身边的话我会先抽自己一嘴巴看是不是我们真的。然后你懂得

  • 笑靥头像
    笑靥 2017年02月04日 20:43

    一对夫妇庆祝一个金婚。丈夫喝了几杯后和妻子说:“对不起啊,我对你不诚实,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是色盲!”妻子激动得说:“我也对不起你呀,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瞒着你,其实我是黑人!

  • 李新新头像
    李新新 2017年02月04日 22:06

    死的快//请秀恩爱,秀到底我的!//“最后一对”模范夫妻?邓超生病,家庭生活出现危机?(分享自)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