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面房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01-21 17:07:24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母亲,生产队,围墙,这个
热门标签:360社区 情感社区 棋牌游戏 软件下载 同城交友 360圈游戏

生产队有两个搅面房,一个出邮电校大门右拐顺墙边一条草径走上三十米,化粪池浅坡上。介于文文家后竹林、李洪太住家、曾家大竹林之间。距离邮电校围墙外爱心龙头不足二十米。它同时毗邻着让人头晕脑胀充满无限遐想生产队两辆手扶拖拉机库房。

这个成天穿进穿出如入无人之境的搅面房对我们这帮孩子说来,它就是生产队这片沃土地上除哑巴堰、苹果园、窑坝子、秧母田外另一片福地洞天世外桃源。几乎每天下午我都会到那里推铁环、斗鸡、搧烟盒糖纸、偷生面条吃,吃过晚饭再赶过去和文文、小老五、李阿幺捉密藏。每天被没头没脑撞落一地长长短短的面节都懒得和你啰嗦,直接回炉!这个方向十几户人家都从搅面房入口机耕道沿晒坝围墙外去到爱心龙头前排班站队洗衣、淘菜、挑水。而凡在那里对撞上的人儿不分男女老幼总是会客客气气相互问候一番,再彬彬有礼谦泉让水。也总是不会有人脑洞大开借坡上驴。一群满头大汗小孩子风风火火跑过来的结局就只有一个,先咕咚咕咚狂灌一番,再哄抢而上几个捂住水龙头给老子使起劲飚!哈哈,全部整成落汤鸡!诶,小兔崽子,大家还吃不吃饭?哈哈,一溜烟,溜之乎也。即使偶尔停水只剩下坛坛罐罐杵在那里,也绝不会有人投机取巧而坏了规矩。加塞的丑行无异于电影里的对白,自绝于人民(于人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个龙头只服务于本队社员。口渴了过来喝生水的野孩子除外。

一条浅浅的排水沟从成渝马路旁(马路旁)生产队梨儿园角落起头,沿围墙墙脚经过爱心龙头青石板边缘、邮电校大门口走廊管洞,与哑巴堰泄水沟在大门另一头一处低矮的点位汇合,穿透围墙下人高的铁栅栏流往七〇三科研大楼地沟。而这条穿透围墙后人欢马嘶军旗招展曾几何时不见天日黑魆魆短短三十米的康庄大道,却最终因为一次又一次骚动的影夜一波又一波人仰马翻一败如水的追梦人而深陷臭名昭著的泥淖。那年,一场电影过后,一早,雪霁初晴,晨曦曈朦,刺骨的霜风轻划过耳畔刀尖般扎入领口,地沟上面足足五十米一段围墙被掀翻在地。废墟上跳进跳出无数次我也没搞明白,到底是头晚的风大了,还是翻墙的人多了,或者多出的人干脆他娘的就豁出去了。要知道那里距离售票窗口才不足二十米。春秋两季的初夜我们常常结伴过来照黄鳝,也掐灭油灯顺沟坎径直摸向前面的梨儿园。晚上看电影他们也多选择以龙头旁边为突破口,一是蛛游蜩化轻车熟路,二是这里的围墙只有人高,即使无狈狼也游刃有余。墙内五十米沿线全途毛竹,其中一处毛竹林里简单圈拦上的门卫专用厕所虽然肮脏却可以搭脚。再怎么也比其他地界跳下去空捞捞的命运要强上许多吧。况且唯一一栋灯火通明的教学楼就杵在毛竹后面,朗朗读书声正可以掩盖夜幕下不可告人的罪行。谁又会想到壁垒森严恍若白昼的眼皮子底下就还真有大摇大摆的共军?

这个搅面房分成两部分,四四方方数百平方露天三合土、圆木架子晾晒场,宽敞整洁明亮直尺布局的小青瓦作坊。从大门进入加工区,顺侧门出入围墙圈拦上的晒坝,保证了整个流程的连贯、卫生。员工,生产队社员六七人。长期大规模生产经营各种规格包装纸干面条,只是具体销路不详。用料,生产自产小麦。我前门邻居,王老五的妈妈,上善若水的张孃,干妈的哥哥,油嘴滑舌的王三义在那里轧面条。其他几位里除了斯斯文文的水娃儿,是我情同家人吃苦耐劳的英雄母亲。尽管我从不招呼虚头虚脑的王三义,却也尊重他是老大那里捋来的远亲。其他几位母亲无论哪里撞面我都会亲切地迎上去主动尊呼她们。她们同生产队曾经我形影相随所有母亲一样,永远是我心目中夙兴夜寐自强不息贤良淑德呕心沥血最非同凡响的典范。

另一个搅面房位于沙河堡上街邮电所旁边,一道高高的水泥坎上。与街对面同样高不可攀十数级阶梯上的沙河堡医院门对门。只有这个作坊才对外经营零散的来料加工业务,加工面条、饺子、抄手皮,一两分钱一斤灰面。无论加工规模、方式还是场地面积以及职工人数与邮电校那个大型搅面房霄壤之别。这个作坊就几十平米一间小青瓦,就年富力强何兴发(何兴发)一个人。每次路过那道高坎上歪歪扭扭梧桐树下揭去铺板半人高铺满白色纤末的窗口时,我总会伸长脑袋向里面扫视。我很期望可以看见勤勤恳恳的他,他兢兢业业的白脑袋(白脑袋),老成练达的举止,温文尔雅的眼神,以及他前面长长的一列队伍。我也很希望他可以看见我,我想他记得我一定不会只是因为我是众人嘴里徐孃家的老三,一定是我脸颊上那颗穿凿附会颇有微词的地标建筑老大美人痣吧?而对撞上他囧囧有神的眼眸时我又会慌乱得不知所措赶紧跑开。尽管我长期在那里带料加工,也非常非常清楚这家红红火火整个街头唯一的面条加工作坊里唯一的他是刁贵儿的父亲,也尽管每次出发前对着镜子我早已经练习到落落大方绰绰有余,到了,却怎么也张不开(张不开)那张镜子前妙语连珠能言善辩的巧嘴。我执拗不过深闭固拒的怯懦只能面带微笑端着筲箕规规矩矩站在别人后面与搅面机前时而回头一眨不眨盯住你来回跳的他、他的白脑袋(白脑袋)、他的搅面机、墙壁、蜘蛛网、三合土神交。尽管背地里我不敬地偷偷称呼过他何兴发(何兴发)数以千计。在这间类似蒸汽轮机颟顸乌烟瘴气的白屋子(白屋子)里边,其实除了歇斯底里的比划,秤平斗满的交易,情投意合的买卖,根本也用不上乖唇蜜舌樱桃小嘴儿。况且卖不卖乖,一板一眼的他分钱不少!

那年,和母亲终于住进了巴望已久的小区,却发现曾经的青梅竹马已经形同陌路。那年,母亲参加了另一个小区王伯的丧礼,我知道了老五的母亲张孃已经痴呆。那月,同他,好几次擦肩。那天,我终于从形迹上推断出便道上拄着拐杖尨眉皓发的他极有可能就是当年那位为生产队八百号人口万死不辞独当一面的何叔,揆度在晚饭桌上得到了母亲的证实。再见面的时候,我却依然磨不开那道狭隘可悲的面子,面对踯躅不前战战巍巍的他,我怎么也无法伸出我微不足道对他却坚如磐石的膀子。那天,母亲回来后,我几乎窒息,可怜的我,这辈子里再也没有了可以面对面勇敢地去亲切称呼他的荣幸!

再见了,我的八拜之交搅面房,再见了,我若昧平生叨在知己的老朋友。

20170119于成都(于成都),李建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雨情头像
    雨情 2017年01月21日 18:22

    新婚快乐!身边第一个结婚这个的朋友,太感动了![心][心]要永远幸福下去

  • 小颉头像
    小颉 2017年01月21日 20:27

    向提问:一路上有你你们夫妻感情好好and你好靓仔!!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