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7-01-07 12:20:48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小满,苏禾,觉得,很久
热门标签:360社区 即时战略 体育竞技 在线游戏 情感口述 交友网站

文/沈鹿之

花开两朵,天各一方,这就是答案了.

十一长假,小满收拾好行李,从江苏回到贵阳。

从机场出来时,凌晨三点多,许是夜太黑,小满抬头望向天空,黑漆漆的一片,半颗星星的影子也看不到。

心里飘来一股小忧郁,小满拖着行李,打车去酒店。洗完澡躺下时,小满给苏禾发了条信息——“我回来了。”

等了很久,手机都没有新消息的提示,小满瘪瘪嘴,骂了一句:“死苏禾”,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阳光大得不得了,小满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新短信(新短信)进来。

翻开手机订单,她才想起,她订的电影,还有几个小时就开始了。

想来想去,她还是拨通了那个许久未拨通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那边传来才睡醒的声音。

“小满?”

“苏禾,《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上映了,陪我去看。”

她用的肯定句,不问他的意见,不允许他的否定。

那边沉默了很久:“在哪,我去接你。”

小满飞快的说出地址,挂完电话咯咯直笑。

苏禾来时,小满打扮得很漂亮,穿了衬衫裙,裹了丸子头,小脸上扑了粉粉的腮红,让她看起来像个害羞的小姑娘。

这是苏禾喜欢的装扮。

苏禾呢,还像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爱穿衬衣和牛仔裤,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

她如从前一般,主动上前挽住苏禾的手,仿佛她还是他的女朋友。

一切都是温暖的,什么都没变,只是挽着的手有点不自然。

一路上小满都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告诉苏禾,当年她看这部小说那么多遍,终于等到它拍成电影。

她还说她看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预告片,觉得她就是荔枝。

苏禾笑笑:“可荔枝最后还是失去了茅十八。”

小满不以为然,咧咧嘴:“我像她,可我不是她,你也不是茅十八。”

她才不要把生活过得像电影,没几个好结局。

进影厅前,苏禾给小满买了果汁和爆米花,小满接过时,忍不住调侃苏禾:“有个人还是那么宠我”。

苏禾笑笑,他想摸摸小满的头,手都到小满头上了,才发现她绑的丸子头不方便,他随即弄了弄小满细碎的刘海,拉着她走进了放映厅。

大学四年,他们在一起了三年。他话少,可事事心细,把小满照顾得很好,同学们都觉得他们不会分开,毕业时吵着问什么时候结婚,说结早了他们可没份子钱送。

都是些美好的过往,可他们终究应了那句话:“毕业季就是(季就是)分手季。”

原因也简单,小满想回苏州,苏禾想留在贵阳,两个人都不愿异地,谁也不愿低头。吵来吵去,最后小满哭着问苏禾到底愿不愿意回苏州。

苏禾吸了口烟,烟圈吐出时,苏禾说:“不愿意。”

小满甩了“分手”两个字给苏禾,当天晚上便回了苏州。

小满走后,苏禾拿烟的手有些颤抖。

实习时他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不敢轻易放弃。至于小满,他太了解她,她会回来找他。

小满走后,苏禾照样每天问小满早晚安,小满气了很久,忍了几个月不回苏禾一个字。

后来苏禾不问了,小满又气得又大哭一场,开始编辑只言片语发给苏禾,就这样,两个人时不时联系,像旧朋友节假日时常问个好,时间长了,小满觉得,苏禾好像不在乎她了。

心里存了些心高气傲,小满一头扎进工作里,让自己忙得团团转。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间,小满已经工作两年多,期间苏禾去过一次苏州。

那天晚上空气很好,小满下班时,苏禾正提着一袋子鸭脖和零食等在公司门口。

他穿了蓝色的牛仔外套和黑色长裤,短短的碎发,看起来还像个学生。

见到小满,他的第一句话是:“给你带了贵阳的鸭脖,学校门口我们常去的(常去的)那家。”

小满先是一愣,随即一头扎进苏禾怀里。

他的衣服上有皂粉的清香,小满觉得,如果星星有味道,一定是苏禾身上的味道。

那天晚上,小满啃了一袋子的鸭脖,辣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苏禾取笑她还是什么都没变,吃起东西来没有理性。小满接过苏禾递来的纸巾,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她等了那么久,忍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他来找她。

心里有着小小的胜利感,小满心情很好,她觉得苏禾败了,他们的问题会解决,他们会像大学时一样,恩恩爱爱。

可苏禾却说:“小满,别等我了。”

小满花一般的笑容僵在脸上,恢复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时,小满终于忍不住爆发。

他们大吵一架,有史以来最凶的一次。

小满骂苏禾,骂他一个大男人装矫情,不远千里跑来,还带了她爱吃的鸭脖和零食,大费周章献殷勤只是为了让她别再等她。

苏禾不说话,任凭小满发泄,好不容易小满冷静下来时,苏禾说:“家里给介绍了一个姑娘。”

小满没等苏禾把话说完,对着苏禾又推又嚷:“滚!”

第二天,一向认真的小满没去上班,在家睡了很久。

那件事以后,小满和苏禾断了联系。

很久以后小满才敢点开与苏禾的对话框,聊天记录停留在很久以前,最后一句话是:“小满?”

她不回他,却常常看(常常看)他的动态,乐此不疲的追问苏禾身边的人他的近况。

也是如此,小满知道,苏禾并没有交任何女朋友。

她有些庆幸,忍不住主动联系苏禾,苏禾也回她,像她当初那般只言片语。

小满信誓旦旦,对着苏禾照片自言自语:“死苏禾,我就不信你不回江苏。”

江苏是他的家啊,小满想。

可苏禾没有回来,年假时,苏禾留在了贵阳。小满很失望,用剪刀把苏禾的照片剪了两个大骷髅,剪完后又心疼得不得了,一个人在房间又哭又闹,邻居都以为,这丫头是受了什么刺激疯了。

想来想去,小满还是决定要去找苏禾。

那年国庆长假去找他时,苏禾没来接她。

她自己订的酒店,自己去苏禾地址找的他,那天下了大雨,苏禾被突然出现的小满下了一跳,第二天,苏禾带着小满把贵阳周边的景区玩了个遍,接下来的几天,苏禾都全心全意陪着小满,两个人吃喝玩乐,可绝口不提相互之间的关系。

朦朦胧胧,像在一起,又不在一起。

走时,苏禾送小满去机场,小满进安检前,叮嘱苏禾不要找女朋友,隔着太多人,小满听不到苏禾的声音,只看见苏禾轻轻点了点头。

小满工作第三年时,父母开始催小满找男朋友,小满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一推再推,最后小满妈妈不顾小满反对开始给小满介绍相亲。

小满推脱说还早,妈妈却问小满,你都二十五了,还要等多久?

她最终无言以对,去见了对方。

是个很儒雅的男生,有点像苏禾,小满到不讨厌他。没过多久,男生开始追她,每天下班等在小满公司门口,早上会很早来接她。

他记得小满所有喜欢的不喜欢的东西,会说温柔的情话,会做可口的饭菜。

他样样都好,好到小满差点心动。

看着两个人相处不错,双方家长开始商量订婚。

订婚前两天,小满头一次喝得烂醉,醉时打电话给苏禾,口齿不清的跟苏禾说自己要订婚了,电话里苏禾沉默了很久,最后回了小满一句话:“不是我也好。”

挂完电话,小满看着一旁紧张得不得了的男生,突然觉得,也许和这个人结婚也不错。

可过了没几天,小满就在国庆前订了去贵阳的机票。

她似乎有点懂了为什么当初苏禾不远千里来见她只是为了劝她放手了。

如今,她又何尝不是,唯一不同的,是苏禾不用劝。她想的,不过是在成为别人的新娘前,去见一见那个值得她深夜痛哭的人。

她一路熟门熟路,像是许久未归家的人。

电影终是看完了,小满一滴眼泪也没有掉,一点也不像她当初看小说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

荔枝和茅十八,猪头和燕子,陈末和幺鸡。最后能成为一对的几率是三分之一。

小满想,她和苏禾就是这大千世界里不成功的三分之二,结果不太理想,除了惆怅还是惆怅。

出了影院,小满让苏禾带自己回了一趟母校。

学校大门翻新了,教学楼又新修了(新修了)几栋,绿树成荫,道路工工整整,小花园里总是有小情侣打情骂俏。

小满觉得,自己真是老了,没了那份情怀,入眼只觉得陈旧。苏禾回她一笑,附和说他也是。

后一天,小满便急急的买了火车票回江苏。

她说,那是她在火车站见过的人最少的一次,车厢里空荡荡,她哭得很小声,可车厢太安静了,总有人寻着哭声好奇的看向她。

三十几个小时,小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买了坐票。

快到江苏时,小满整个人已经精疲力尽,这时手机响起,提示接收到了新短信(新短信),是苏禾,短短的几个字:

“茅十八很爱荔枝。”

她终究不敢再回一个字,删了短信,也删了苏禾。

“荔枝同样爱茅十八。”

这是小满未说出口的心里话。

小说里说:“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小满看着苏州晴朗的天空,嘴角扬了扬,终究没成微笑的模样。

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这就是答案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潘朵拉头像
    潘朵拉 2017年01月07日 15:02

    千万不要和你的德国未婚夫聊政治军事聊完之后你就不想嫁给他了[拜拜][拜拜][拜拜][拜拜]

  • 你未到我怎敢老头像
    你未到我怎敢老 2017年01月07日 15:10

    丈夫因打死人被判无期妻子等待觉得十年起诉离婚(想看更多合你口味的内容,马上下载今日头条)

  • 王小满头像
    王小满 2017年01月07日 16:04

    如果哪天看到破肚的赵雷,和妻子的争吵是因为他去街角看大爷下象棋,变得喋喋不休,变得小心翼翼却眼神猥琐地恳求妻子来一次,想到这就忍不住想大哭,那个歌词写得好的少年啊,穿牛仔外套那么帅的少年啊,我曾为了寻找他,走过北京无数的大街小巷。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