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秧歌

来源:360圈 发布时间:2016-10-13 15:29:46 | 浏览次数: | 关键词:皇子,hellip,雪国,因为
热门标签:时尚交友 圈子网 网上交友平台 情感社区 情感日志 网上交友

未秧歌

他说:“可以邀请你共赏雨衣舞吗?” 她抬头看着挂在空中的满月,眼中嗜红如血。

七岁霓裳血色尽

雪国的小镇上并没有多少人,从远处看去,街道仿佛成了一个乱葬岗,停留在街道上的只有身体冰冷的白铠士兵和几个衣着血红的战士,他们属于天靖王朝中的影卫。显然,城墙未干的血迹出自他们之手,这抹血色,映红了整个晚霞,随着一个个尸体消失殆尽,雪国的小镇中寂静无声,显得有一丝幽冷和凄清!

雪国国王府上肃杀的气氛早已消逝,雪花纷扬。天靖国王及十八位将领都在看着站在大殿中的小女孩,她站在那里,身着一袭红裙,臂膀处已被指尖深深掐进,渗处一抹淡蓝的幽光。是的,作为雪国的公主蓝色是最高的荣誉,而此刻...... 臂膀处湛蓝的血色永远没有心底的血色艳丽,悲壮而仇恨!眸子间瞬间闪出一丝血光,眉宇上一朵五色莲花悄然绽放,凄厉如血,十八位将领径直后退一步方才回过神来!

“主上,此女乃是雪国的公主,必杀之!否则日后定祸国啊”首席中军将领道。

“是啊,主上,雪国皇室一脉皆会诅咒之术,这次若不是司徒大人做内应,恐怕我们天靖 也将遭难啊”一众将领纷纷跪地,乞求杀了此女。

天靖生看着女孩眉宇的五色莲花,嘴角仿佛有一种邪笑:诸位快请起,相信你们都知道此女具有诅咒之力,如果用好了雄霸中原将指日可待!

血染巫妖水,一曲终离别。

王图可至上,国仇家恨亡!

雪花喷洒在地上立刻化为了冰雕,雪国的城堡中正鸣奏乐曲,十万军容敖声叫好!有史为证(史为证),天靖七年一月:雪国成为天靖属地,雪国国民沦为奴隶,以贩卖各国而逐渐闻名;因为他们的眼泪刚流出,就会化为一片晶莹的冰晶,艳丽而夺目,天靖生抱着雪国的公主回到天靖。尽管路途中她一直看着他,眼中尽是她从未见过夹杂冰雪的仇恨,他还是不忍杀她,因为她还想图霸中原,因为他还想将她纳入后宫,尽管他今年已四十八。

以后,你叫阿颜

紫禁殿是天靖朝堂,威仪严谨的大殿内一片凝重,以前的朝堂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只有在敌国入兵侵犯才会有这样的气氛。只是因为朝堂下,一个小女子正站在大殿中央,嗜血的眼眸已恢复成一片幽蓝,一袭红裙更是将她衬托于凡世,高于庙堂。好若一阵风飘过就会把她吹走,她两眼一直盯着天靖主上天靖生,白净额(白净额)头上的五色莲花早已沉寂,再没有出现。天靖生坐在王座上(王座上)对众大臣说:“各位都散了吧,如今雪国灭亡,天下太平!以后她就住在雪思阁,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待众大臣走后,各皇子也相续回宫,唯独七皇子还站在原地:“父皇,因为儿臣的北秋院距雪思阁最近,所以儿臣想等妹妹一起回阁。”七皇子单膝跪地,带着恳求的语气对天靖生说,双眼却径直看向她,竟似有些迷恋,有些清冷,却又有些熟悉。

“这……”天靖生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时有些不想应允,此女非常人之所得,紧皱着的眉头随即舒展开来。不过一想到此女未满十二,便应允了!十二岁,是雪国的女子开始可以施展诅咒的一个重要的日子。

“好吧,你待下去吧!”天靖生偏过头靠在龙椅上(龙椅上)。

七皇子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手:“妹妹,走吧,跟皇兄回家”。七皇子拉着她准备走出殿堂,却没想到她竟然不肯走,紧握了手用力一拉,她还是盯着靠在龙椅上天靖生!屹然不动的她眼角滴下一滴泪水,瞬间化为一片冰晶,幽光璀璨,落在了七皇子的手中,黑色随着手臂向上蔓延,七皇子缩回了触碰在她手里的手。天靖生看见便从龙椅上(龙椅上)冲下,抽出匕首划开了她的指尖,滴了一滴血进七皇子嘴中,黑色完全褪去。

“以后不要再碰她,眼泪的冰晶虽是绝品却需要合适的器皿来收集。”天靖生回到龙椅上(龙椅上)。

“对了,以后叫她阿颜吧……”天靖生想到她额角的五色莲花,想到他雄图中原的梦想,想到她诸世不容的美貌。

“阿颜妹妹,我叫天靖司,以后我是你哥哥,我保护你”七皇子天靖司没有再次拉着她的手,只是静默的看着她。

一回眸,今生情缘已告天。

她终于正眼看着他,他眉宇清朗,丰神俊秀;头上的皇室帽下面睁着大眼睛看着她,相互林立而视,天靖司透过她的瞳孔看到她眼中的痛苦和悲凉。她看着他,完全呆立,从小不出门,不问世事的她不知身在何方,能回忆的也只有父母惨死的情景,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随着风声穿过林间,雪花飘落;小河在冰雪的覆盖下越加的厚实了。

“阿颜,走吧!”七皇子天靖司注视着站着流泪的阿颜,整个殿堂内幽光无比绚丽。她宁可站着哭,七皇子惊骇的回过神。

“我叫阿颜……哈哈……我叫阿颜”此刻的殿堂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凄厉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殿堂。

青涩的年华被扭曲,雪思阁里的凉亭上静静的坐着两个人。

“阿颜,你就在这安心住下,以后有事兄长保护你。”七皇子天靖司对着正鼓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阿颜说。

………

………

“阿颜,你看那枝冬梅,就像你一样来自雪国的远方,看似冰冷实则淡雅,你知道吗?我在朝堂上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被你深深的迷住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必须有所动作,我回过神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了你,可是我发现我不能。雪国本是因我天靖入侵而毁灭,你是雪国的最后一位皇室继承人,若我杀你有违良心;若不杀你,日后定当大祸天靖。作为皇子,我本应杀你为保我天靖百年平安!可我始终下不了手。这样也好,你在皇宫里过完繁荣一生,作哥哥的我一定护佑你,许你一世繁华!”说着天靖司折了一株冬梅,一只腊草。

“来人啊,把这株冬梅和腊草拿到冰窟里好生冷冻保存。”

“阿颜,我在此对你立誓,我对你的护佑就像这冬梅腊草,此一完好,定护你终生。”七皇子天靖司严肃且凝重地说道。因为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寒冬时节,雪花纷扬。

七皇子走后,雪思阁的侍女门都在屋内取暖,阿颜站起身,眉宇间又悄然隐现五色莲花,随即隐没。没有谁发现此时的五色莲花上已有一点点血色的斑迹,那是曾经落在心里故人出现的吉言,就连她自己也未曾发现。

凉亭左冬梅,雪阁右腊草。

左手无边,右手无眠。

王娶妻(王娶妻),靖司厉

冬寒日暖,四季交替。没有白茫茫的青春,没有高山流水的长久,亦没有花开花落的任意姿态,转眼便过了四年春秋。

“阿颜,看皇兄给你带什么来了。”七皇子天靖司因这一年举行成人仪式,各辈亲人朋友都送了许多珍贵的物品,玉器,珠宝,甜点,贡品等等。

“哎,司哥哥你又给我带东西了,不是说了不让你破费吗?怎么又给我送东西来了…”阿颜小脸绷得紧紧地,装作很不高兴的背对七皇子天靖司。

天靖司看了看她的背影,无奈地笑笑“阿颜,别任性,今天司哥哥给你带你你最喜爱的剪陌影哦!!!”

“真的?司哥哥你太好了 ,我记得这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你是怎么找到的?快帮我拉开,我们看看是否远在万里也可以有心灵感应”阿颜兴奋得像个孩子。不,她也只是个孩子。

剪陌影被缓缓拉长,时间一点点过去,中间无形的丝线已被拉至门亭两边,两人拉开的无形丝线隔了一座石桥。他们很兴奋,因为剪陌影正在被逐渐拉长,两个时辰后一切就结束了。

“恭迎主上”听见门外的侍从高声齐道。

“哈哈,两位皇儿你们在玩什么呢,这么高兴,还未进门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阿颜和天靖司七皇子刚把剪陌影收至石桥,分别呆立在两头,天靖生就已经走上了石桥。

“啪”只听见一声丝线断裂的声音,却看不到任何行迹,豆大的汗珠顿时从两人的额头滚下,阿颜本就苍白的脸庞此刻越加苍白。

“嗯?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因为天靖生一直禁止剪陌影这种属于迷信的东西进入宫廷,所以不清楚此时的情况,还以为他们在做什么游戏。

阿颜和七皇子颤颤巍巍地立在石桥两旁,同声答道:“没什么,父皇!皇儿正在跟阿颜妹妹做游戏呢。”

“哦?那好吧,我又不会怪你们,怕什么!毕竟阿颜是妹妹,你作为兄长应该多陪陪她,做做游戏也是好事。我来就是告诉你明日出发前往易水,刚举行成年仪式的你正适合带领影卫抵御伊那敌军。”天靖生龙行虎步便跃出了阁楼,只是当时告说七皇子时双眼一直看着阿颜。

“阿颜,今日父皇前来定不是好事,皇命不可违,明日我出发后记得照顾好自己。如若有什么紧急状况,你即刻快传书信给我,我会在最短的时间赶回来。”天靖司双手牢牢扣住阿颜的香肩。

民间有个传说,剪陌影在打开两个时辰之后必须拉长至线完结,也就是五十步的距离,而如果在两个时辰内线被意外碰断,说明剪陌影的两人必然不能共存于世,剪陌影至圣主和圣女后便很少出现,因为那是姻缘的象征,同时也是死亡的代表。

随着阵阵的马蹄声(马蹄声)入耳,七皇子天靖司正在四面环山的深凹中。众多军士都没有哀声,因为他们主将还在,主将战便战,主将降便杀之,宁死不降。因为七皇子来了军中三个月了,代表皇家出征,他们是七皇子手中的利刃,却并不属于天靖,因为天靖给他们的只是每日的粮饷和皮鞭;七皇子是他们精神上的安慰,只要有他的地方,就会有希望!

“七皇子,我们被逼入绝境了”一旁的少将尘一说道。

“就算是绝境,我们也要奋力一搏,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七皇子眼中眼中是一种殊死搏斗的神情,尘一看到此刻的七皇子和远在京城的阿颜有些相似,因为他们都是宁死不放弃的人。

皇宫内正在张灯结彩,喜色已笼罩着整个皇宫。虽然看到红色的喜字贴满了整个内院,只是满朝文武却并不高兴,相反,甚至有些恐惧、今夜注定是个凄厉的日子,雪思阁内,阿颜坐在小阁的梳妆楼里,镜中的她披上了一袭艳红的长裙,搭配着精美的冰雪面庞,恍若不是从凡世而来,而她身后为她梳妆的伴娘也有精致的雪白面容,这位伴娘是她跟天靖生要的,她是她雪国的国民,静静地为她打扮着盛装,她没有悲喜的面庞更加衬托她难言的感受。“司哥哥,对不起”。没有落下一颗冰晶,牵着伴娘的手走出了阁楼。今夜是她成婚的日子!

皇宫内还有大量席位,在座的都是天靖的各位大臣。天靖生坐在高位上俯视众臣,待披着红装的阿颜走进殿堂内时走下龙椅。皇家的礼仪很是繁琐,还需讲究民间和古典传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欢

  • 热门评论
  • 梦浮云头像
    梦浮云 2016年10月13日 15:50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的人吧?那个可以雪国主宰你情感的人,那个让你失去理智的人,让你欲罢不能的人,你就是那么无可奈何的喜欢着。

  • 你头像
    2016年10月13日 16:52

    第一次去男朋友家第一次去要给钱的吗?我倒是没收到去的时候好像是什么节日带我回家去吃饭他爸爸妈妈对我挺好的第一次去就问我喝什么之类的开始挺不好意思的后来就像自己家一样父母人好不过最近因为算命的事分开了他妈妈还打了电话给我

  • 草婴头像
    草婴 2016年10月13日 16:54

    怪阿姨我就快要变成hellip别人家的未婚妻了[doge][doge][doge]

  • 小桥新绿头像
    小桥新绿 2016年10月13日 18:30

    你会为什么而结婚?看到这样一段话:以前总是以为两个人在一起有爱就可以了,努力改变才能更好的维护一段感情,但其实合适很重要要,当你遇到一言一行都很搭的人,完全可以做真实的自己,舒服且开心的相处才是最好的。

  • rxf头像
    rxf 2016年10月13日 19:14

    第一次去男朋友家,他妈给了我300元,然后…一位姑娘爆料自己第一次去男朋友家的经历:未来婆婆给了她300元,姑娘觉得皇子太委屈。但男友觉得她太现实,果断跟她分手了!这让网友吵得不可开交!还记得你第一次去见家长,是啥样的吗?via井幽幽

  • 左岸风景一秀头像
    左岸风景一秀 2016年10月13日 20:28

    晚上和老婆双双失眠雪国,于是商量一起数羊,我说一只羊,老婆说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只羊”“六只羊”……“一百零八只羊”,,,,我迷迷糊糊的嘴里含糊不清,即将进入梦乡,‘啪!’老婆一巴掌扇我脸上,“到你了”。

合作伙伴